小說無憂 > 蒼穹十二靈 > 第八十八章 君皇對決

第八十八章 君皇對決


  陸星河心灰意冷,萌生去意!
  當初跟隨林鴻的初衷除了為了兄弟報仇雪痕,還有還天下百姓安樂的心思。今日見林鴻殘暴不仁,不再愿繼續踏上鑄錯之路。
  “我不走”
  慕云東何嘗不想離去,不同的是心中有著另一番打算。
  陸星河道:“林鴻已經變成殺人魔王,你還愿意相助他嗎?”
  “不,我不走是為了百姓?”
  “為百姓,別扯了,留下只能殺害更是多的人。”
  慕云東問:“你想沒想過,打破圣陽城之后會發生什么?”
  “當然是更大的屠殺。”
  “對,我留下是為了阻止他犯下更大的錯誤。”
  陸星河失望的說:“能嗎?如果能阻止,今天就不會這樣的結果。”
  慕云東道:“能不能不敢保證,我會盡全力,除非我死了。”
  陸星河慘淡笑道:“呵呵,他在乎嗎?”
  這是其心寒的第二個原因,自己以命要挾,林鴻仍無動于衷。既然如此,留下再無意義。
  “你死不了”
  “為什么?”
  “因為我救你的瞬間發現他的天眼已經開啟。”
  “他不是封閉了靈元了嗎?”
  慕云東問:“你是被氣糊涂了吧?”
  陸星河點了點頭:“是啊,封閉只需要一個意念,打開也是如此。”
  “所以我相信我們能夠勸住他。”
  “或許吧!要是我們不再身邊,他會更加狂躁。”
  “還走嗎?”
  “不走了,從前救他的人,以后救他的心。”
  兄弟,這是真兄弟,在兄弟危難時不離不棄。眼下的林鴻雖然看似風光無限,無人撼動,卻已到了危難邊緣。如果任由意愿行事,隨著殺戮的增加,心中嗜血的魔性也會因此越來越強烈。終究會有無法收拾的那一天。犯下滔天大罪,遭受滅頂之災。何況遭殃的不僅是他自己,還有天下生靈。陸星河和慕云東做出正確的選擇,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阻止,挽救圣陽城百萬人的性命,但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伸出援助之手,救生靈,救兄弟。
  經此一戰,赤輝城損兵折將十五六萬,百姓被殺三四萬。另有十余萬人變成殘疾,付出一只手臂的代價。殘忍,十分的殘忍。日月城大軍穿過,無人再趕敢觀望,各自躲在家中以求自保。從此,這座短暫輝煌的城池再次踏入荒涼。這一切都是林鴻造成的,更是端木靖引來的禍水。
  離去的林鴻心中略有疑惑,從開戰到離開他都沒有一個人的消息,莫磊,富甲天下的莫磊。通過回報,莫磊的交易所沒有發現一人,更沒有任何的財富。這說明了什么?說明莫磊已經走了,并帶走了自己的一切。此人雖不是掌控權利者,和自己還有些交情。但還是感覺此事怪異。林鴻不擔心其它,只為莫磊手中的那枚萬人雷而所有顧忌,還有那個神秘的莫巖究竟是何人。這些暫時無法得知,眼下最主要的是踏平圣陽城,斬殺端木靖。
  三日之后,大軍抵達圣陽城,一路經過幾座城關沒有遭受任何阻攔,這些城關空無一人,軍民百姓因為赤輝城的遭遇而不敢迎戰,逃竄躲避。甚至沒有逃到圣陽城,因為誰都知道圣陽城肯定會遭受攻擊。如果兵敗,必定比赤輝城遭受的屠殺更為猛烈。
  越過幾處關口林鴻曾問過陸星河和慕云東:“怎么樣?現在還認為我錯了嗎?我雖然屠殺了半個赤輝城,卻避免了不必要的廝殺,保住了自己將士的性命損失。”
  二人對此沒做回答,林鴻說的似乎在理,但沒有人性,不是上善之策。二人現在不想怎么攻破圣陽城,而是思考到時如何阻止林鴻犯錯。可以說經歷赤輝城事件后,三個人的關系發生了變化,不再向以前一樣齊心協力。已現分崩離析的前兆。
  此時的圣陽城內亂作一團,城內守軍不足五萬且全是烏合之眾,百姓經過多年的戰亂已從當年林鴻第一次到來時的三百多萬銳減到不足百萬。可以說國力大減,對付城外近十萬的虎狼之師無應對之力,更無應對之策。
  端木靖絕望,知道自己的末日來了。想鼓動百姓一起御敵,可惜根本做不到。百姓人人自危,哪里還敢登上城樓作戰。即使殺也無法改變事實。被端木靖視為心腹的莫迪也是無任何解決困境辦法,唯有進言寬慰。
  此刻,端木靖想起當年的元朝,蒙高等人,更想起保佑帝國的三位元老。如果這些人還在,即使敵不過林鴻也能重創對手,可以付出慘痛的代價保住江山。不至于當下無將可用。
  事情發展到現在,端木靖真的后悔了,不是后悔出兵入侵日月城。而是后悔自己奪取君皇之位,導致國破家亡。
  朝堂上鴉雀無聲,端木靖來回踱步:“你們誰有辦法?”
  無人應答,端木靖將目光投向莫迪:“莫迪,你也啞巴了嗎?平常不是最有注意嗎?”
  莫迪道:“目前只有一個辦法能夠解決。”
  “什么辦法快說。”
  “賭”
  端木靖不解:“賭什么?咱們還有什么籌碼?”
  “賭陛下能夠獨自擊殺林鴻,到時候日月城大軍必然會亂,從而撤退。”
  “擊敗林鴻,葉心都不行,我行嗎?”
  “我們只有這一個機會,陛下也是半神之體,不是沒有希望。”
  端木靖雖然陰狠毒辣,不擇手段。但骨子里卻不似性格一般要強,或者說懦弱。自從聽聞林鴻擊敗葉心的消息,便開始忌憚。那么為什么從前敢于冒險奪取國主之位呢?因為那時候的他被欲望充斥,且沒有現在的權利和地位。能夠做到為了夢想的寶座采取犯險的行動。如今,他已是一國之主,已經擁有天下,還會有那股子魄力嗎?顯然沒有。
  此時衛兵報告說林鴻親臨城下叫陣。
  端木靖問:“他怎么說的?”
  衛兵回答:“林鴻說陛下之罪與他人無關,如若執迷不悟,血洗圣陽城。”
  林鴻的意思很明顯:出來,讓老子宰了你,否則所有人陪葬。
  “好,我去會會這個狂徒。”
  端木靖不得不做出選擇,不擊敗林鴻,自己只有死路一條。
  圣陽城大門敞開,端木靖徒步走出,按理說沒有坐騎的情況下也應該騎乘戰馬迎戰,端木靖沒有,手持帝皇寶劍徒步走出。
  “端木靖?”
  林鴻很平靜,每每面對仇敵都是如此,當初面對葉心時是這樣,今日面對端木靖還是一樣。說明此時已經把端木靖當作和葉心一樣的仇人,必殺之人。葉心殺的是林氏皇族,而端木靖殺的是自己的父母雙親。此仇不共戴天。
  “正是”
  端木靖情緒波動很大,又無法回避。
  “那受死吧!”
  “林鴻,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更明白你不會放過我。”
  “知道就好”
  端木靖緊握帝皇之劍指向林鴻:“但我不能白死。”
  林鴻表情不屑于顧:“你有那個本事嗎?”
  “有沒有都要一試。”
  林鴻翻身落地:“我不欺負你,不用坐騎單獨對付你。”
  說完縱身一躍日月神劍高高舉過頭頂調用斬天術。
  第二式~西沉落日余陽戀,皓月升騰扭乾坤。
  第三式~金戈鐵馬空虛影,迂回滅惡揚善存。
  “五行盾出來”
  端木靖右手握劍,左手出現一柄烏黑的盾牌舉過頭頂。
  轟!
  連續兩擊,碰撞引起的起浪波及四周,迷失雙目?突然端木靖感覺身后一陣疾風襲來,下意識回手一劍劈出,什么也沒有劈到。此時身后再次傳來聲音:“我在這!”
  端木靖心中一驚,轉身又是一劍,依然撲空。
  林鴻出現在十步之外,戲弄般的說道:“還行,沒有辱沒半神修為。”
  “你怎么這么快?”
  “你不配知道,剛剛只想告訴你,殺你易如反掌,不過我不想讓你這么輕易死了,所以決定不再用這個辦法對付你。”
  “什么意思?”
  “規規矩矩的打殘你,然后斬下你的頭顱,祭奠我的父母,臣民!”
  端木靖主動出擊,手中帝皇之劍參雜五行之力高速旋轉殺向林鴻。
  “哼!你有盾我也有,武皇盾!”
  武皇盾應聲而出,將帝皇之劍的攻擊全部抵擋。
  “天眼開”
  一股魔光將帝皇之劍打落。林鴻拾起帝皇之劍丟回給端木靖:“再來!”
  “你·····”。
  面對赤裸裸的羞辱,端木靖心中的怒氣被激發,不再膽怯,高呼:“五行之力,匯集!”
  霎時間林鴻頭頂出現一柄巨型寶劍。由五行之力凝結,是端木靖奪得三位元老修為后煉就的大法。通過五種屬性力量的相生相克,相互強行融合后聚集的毀滅亡劍。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pk10技巧345678不定位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全天时时人工计划 做计划的app 北京pk走势图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 开心娱乐网 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pc蛋蛋幸运28定胆位 彩票如何双向刷流水 三公玩法技巧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三分pk10计划网页 求北京pk拾计划软件 博猫注册平台 二人麻将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