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史上最強天秀 > 第二六二章 腥風血雨

第二六二章 腥風血雨

監務府,一個武者的監管機構,本該是極具威嚴,充滿浩然正氣的地方,可現在這一幕,卻讓人觸目驚心,如同人間煉獄!
  
  只見庭院里,堆積著小山一般的尸體,這都是不久前搜出來的,當初劉袖夜探監務府,并沒有看到這些,否則也就不會走了,而是讓那些人渣,統統陪葬!
  
  原來午楚一死,他的所有東西,就被聞家送到這里,包括那些人體實驗品,其中好一點的,是曹敬德那種尸化傀儡,而慘一點的,就真的是慘不忍睹,不可描述了!
  
  所以柳如煙才會在監務府,因為她掌握控制毒蟲的方法,能代替午楚為靳王辦事,連彭刀都要全力配合她。
  
  不過,或許是天道有眼,讓劉袖無意間闖進來,之后他又派小喬來救人,才使得這一切,終于浮出水面。
  
  其實慕小喬救人過程,也極為兇險,畢竟她不是劉袖,沒有超凡級的隱身術能來去自如,當時她用的是幻術,雖然輕松解決守衛,進入大牢,但卻被彭刀堵個正著。
  
  當時彭刀不只是一個人,還有兩名化真初期的高手,慕小喬立刻險象環生,好在有高威和監務使大人及時出手,最后才將對方拿下。
  
  高威和監務使正是之前被劉袖所救,讓他們留在這里,等待機時反撲。
  
  原本兩人還以為,劉袖去稟明皇上,少說也得帶回來幾個化真高手吧?
  
  可結果來的卻是個嬌滴滴的大美人!而且還是一個人,難道劉袖想用她美死敵人嗎?
  
  當時高威就感覺被忽悠了,可隨后,慕小喬亮出圣旨,又用《五毒經》為其他人解毒,他們才徹底服氣。
  
  也不知劉公子從哪找來的美女,端的是手段高明啊,看這毒解的,多好!
  
  后來小喬一直忙伙了大半天,才幫這些人解完毒,連《五毒經》都升到第八重,之后便是大舉反擊,在監務使大人的帶領下,殲滅叛黨數十人,可謂大獲全勝,甚至只用了片刻,都沒傳出監務府。
  
  而這些天,大家在牢里飽受毒蟲之苦,最想弄死的就是靳王和柳如煙,出來后立即全府搜查,可惜并沒有找到那女人,卻找出了這些實驗體。
  
  小喬目睹這一切,自然對那些人渣深惡痛絕,這簡直是滅絕人生,喪盡天良!
  
  她雖是妖女不假,但也有做人的底線,而周煜的所做所為,已經不配為人!
  
  這些小喬的師兄并不知道,只是迫于師妹的淫威,才不得不重新考慮,到底是選擇靳王,還是劉公子?
  
  靳王不會真的被干掉吧……
  
  另一邊,就在監務府的反擊戰,悄無聲息地結束時,禮部也出大事了。
  
  此時所有的官員,都滿頭大汗地圍著兩具尸體,因為死的正是血赤國的使者,以及土蠻國的王子!
  
  這件事足以把天捅出個窟窿!
  
  他們已經派人去宮里報信,可是都過了好長時間,還沒有回音,而且中書省也一樣,仿佛這一天之內,宮里宮外都死一般的安靜,連大理寺都沒人過來。
  
  禮部尚書便是俞詩萱的父親,攤上這種事情,這位俞尚書也懵了,雖然他官居二品,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但這次是神仙打架,躺槍的是兩國使者,最后背鍋的一定是他!
  
  因為死了使者,一定要給對方國一個交待,按照王子這個級別,他這個尚書怕是跑不掉了!
  
  這場腥風血雨,不僅籠罩著禮部、監務府、皇宮……還有其他很多地方,比如禁軍衛所,都已經真刀真槍的開干了。
  
  何楓連夜召集親信,一大早天還沒亮,便在衛所擺開架式,直到下午,那些倒向靳王的副將、參將便帶人殺了回來,雙方幾番僵持之下,何楓直接選擇開戰!
  
  除此之外,還有運天府和都衛府也干上了。
  
  運天府掌管城防,手中兵多將足,都衛府旗下千機營,更是所向披靡的精銳,后者持圣旨要進城,前者說圣旨是假的,非常時期誰都不讓進。
  
  然后,交涉的兩個主將就打起來了,雖然還沒有大規模開戰,但看這架式也快了!
  
  在這一天里,各個衙門都在緊張中渡過,中書省也在奮筆疾書,各種版本的繳文寫了近百篇。
  
  兵部就直接瘋了,今天各地傳來的兵變消息,猶如雪片一般,而所有報到宮里的奏書,都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武備部也很熱鬧,因為掌管武器裝備,和修煉資源,這一天內竟有無數人想來趁火打劫。
  
  諸如此類,便不必多說了,反倒是舉足輕重的武閣,卻出奇的安靜。
  
  那些足以影響大局的閣佬們,此刻正坐在武閣喝茶,連寧缺也在,喝的自然是大佬們最愛的菊花茶。
  
  上首位有四把太師椅,坐的是四大閣佬,有大運第一人之稱的江離別,最年輕的宗師寧缺,三朝閣佬夏元雄,太師太傅尉遲公。
  
  就這個陣容,跺跺腳大運國也會顫三顫!
  
  還有下面十數位武閣成員,都是何楓、彭刀這種級數的強者,加起來便構成大運國的武道底蘊。
  
  此時,三朝閣佬夏元雄開口道:“寧缺你為何來晚?還帶著一絲血腥味,莫非是剛殺完人?”
  
  這位閣佬一直看不上新君,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他便與靳王走得很近,也是四大閣佬中,唯一貼著靳王標簽的人,至于其他閣佬支持誰,恐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寧缺面對夏元雄的質問,先不疾不徐地喝了口茶,才回應道:“有嗎?”
  
  “哼!兩國使者的死,顯然是絕頂高手所為,在運京能做到的人不超過五個,而你當時正好不在!”夏元雄進一步逼問道。
  
  “不超過五個?就有寧某一個嗎?”寧缺有些受寵若驚的道:“夏老真是抬愛了,我覺得在京城我最多能排進前十,前五可不敢當。”
  
  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底下的人都想笑,可是江離別和尉遲公卻好像與他們無關,仍在專心地品著能淡出鳥的菊花茶。
  
  夏元雄臉色一沉,他幾乎可以斷定,人就是寧缺殺的!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麻将规则打法 重庆时时彩每天规律 乐透型c515走势图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pk10技巧经验 爱乐游戏没有了 新时时彩 开奖公告快乐时时10分钟赚10万 赛车pk10下载 pk10杀一码在线计划 玩时时彩定位胆的技巧 欢乐麻将 天马彩票手机版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pc蛋蛋免费精准计划 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