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重生之國際倒爺 > 第七十九章:接待小組

第七十九章:接待小組

小王司機開開心心的走了。
  
  范陽雙手插在褲袋里,他籠絡小王司機,也是有一層深意的。
  
  這也是一個巧合,重生以來,重新走上商路,張處長是自己認識的第一個官員。
  
  非常巧合的情況下認識了。
  
  能夠搞好關系,那就再好不過了。
  
  中國歷來是一個人情社會,資源分配極不平衡,從商,不光要有知識面,還要有一定的人際關系。
  
  這個小王司機,別看他只是個司機,可宰相家仆三品官,面子還是很大的。
  
  市委組織部一處,負責基層黨建,卡著基層黨組織的上升渠道,又是瞌睡遇到枕頭了,范陽要作柿餅,地方上的配合尤其重要。
  
  商人,可以促進地方上的貿易增長,地方上,提供便利。
  
  這是一種非常正當的互惠互利。
  
  關系還是要搞好的。
  
  還有一點,現在的鐵路機關,還是鐵老大,你如果沒有個上級領導打招呼,一兩車皮的貨物,別人理都不會理你。
  
  長途運輸,火車的成本,相對公路汽車,成本要低得多,而且穩定。
  
  另外就是,這個小王司機,很會做人。
  
  混機關的,和普通人大不一樣。
  
  正在這時,大軍則把李順拉到一邊:“順子,你過來一下。”
  
  “嗯,軍哥。”
  
  出門時,大軍告誡他多做事,少說話,先把范陽的生活習慣摸清楚。
  
  這小子很聽話,就變成了半天不說一句話。
  
  “今天學到了嗎?”
  
  李順一臉茫然。
  
  “看到那司機沒有,一個人,就把處長的面子撐起來了,你好好想想?”
  
  “額……”
  
  大軍哈哈一笑:“沒關系,慢慢來,你仔細回想一下那司機是怎么作的?路政的怎么知道張處長身份的?如何引起重視?你沒看出來嗎?”
  
  李順仔細回想了一下:“哦我明白了。”隨即就是一臉興奮:“我真的明白了。”
  
  大軍拍拍他的肩膀,這李順反應真的很快,一點就通:“多學著點,要當好一個跟班,也不是這么簡單的,像今天這種情況,還要老板親自介紹自己,那怎么好呢,就變成炫耀了,少說,但也不能不說,明白嗎?”
  
  幾人回到車上,已經是半夜三點多了。
  
  就擠在一起囫圇睡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8點多,道路才清理干凈,勉強可以通車。
  
  開始松動了。
  
  又折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開過塌方的路段。
  
  這一個小時就跟烏龜爬似的,開過塌方路段,車速陡然提了起來。
  
  車上的人都長出一口大氣:“終于他么的走出來了。”
  
  前面張處長的座駕一腳剎車,在路邊停下。
  
  張處長下車,親自走了過來。
  
  拍拍范陽的車窗:“小范啊,你們是直接到漢中還是?”
  
  范陽趕緊跳下車來,和張處長握了手:“謝謝張處,到漢中再休息吧。”
  
  “好,好,中午咱們一起吃飯,住宿的地方有么?說好了啊,明天可一定隨我去參觀一下工業園啊。”
  
  “這咋好意思呢,我們自己安排了,不敢勞張處費心。”
  
  “說哪里話,我們地方政府,非常歡迎你們這種年輕有為的人才,我還正好有點問題想請教一下你,介意耽誤一天么?”
  
  范陽哪里會拒絕。
  
  一口答應了。
  
  出了寧強,就和拉木材的貨車,還有農用小四輪,分道揚鑣了。
  
  和張處長的座駕一前一后。
  
  三個小時以后,終于到達漢中。
  
  漢中的地理位置,很好。
  
  處在川陜的咽喉地帶,物產豐富,歷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諸葛亮五次北伐,就是以漢中為根據地,也是諸葛亮的屯兵之地。
  
  可惜五次北伐,五次都沒成功。
  
  在第五次北伐的途中,病死五丈原,埋骨定軍山。
  
  諸葛亮死后,也有個很有意思的故事,他害怕司馬懿掘他的墓,就使個障眼法,不厚葬,而是讓四個壯漢抬著自己的棺材,往定軍山上走,抬到哪個地方,繩子斷了,棺材落地,就把自己就地掩埋。
  
  諸葛亮一生意志堅定,一直強調漢中的戰略地位,數次強調自己死后,即使無力北伐,也不能退,必須死守定軍山。
  
  自己死后,也要魂駐定軍山。
  
  從此,諸葛亮的墓葬,就成了迷。
  
  后世的武侯祠,漢中墓,都是衣冠冢。
  
  真實的墓地,沒有人知道。
  
  因為那抬棺的四人,回去復命,就被劉禪砍頭了。
  
  所以漢中有非常濃厚的三國文化。
  
  市內有很多蜀漢遺址,至今還保留著諸葛亮數次北伐的拜將臺,楚漢劉邦所封的關中王,也是這里,歷史上許多軍事家,都曾在這里博弈,張良,韓信,諸葛亮,劉備,曹操,唐代李自成也曾占據過這里。
  
  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
  
  也是陜西境內主要的糧油產地,山貨產地,木材產地,礦產產地。
  
  而且三省交界,就貿易上,也是個重要的位置。
  
  范陽以后的四川產業基地,要對外輸出,都得走這條路。
  
  以后集團產業上了軌道,可以在漢中建立倉儲和物流中心。
  
  和地方上的官員,搞好關系,是很有必要的。
  
  雖然略顯得未雨綢繆,但身后有座金礦,范陽還是很有這個底氣的。
  
  只不過張處長的貿然邀請,就很有意思了。
  
  怎么會貿然邀請自己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角色呢?
  
  多半是外貿上遇到什么問題了。
  
  雖然現在外貿公司的牌照還沒拿到,但范陽也不怕,隨機應變就可以了。
  
  出了收費站,在路邊找了一間吃魚的餐館,飽餐了一頓。
  
  張處長提出要在市委招待所,給他們安排住宿。
  
  范陽便同意了。
  
  于是大大方方的,跟著張處長,進了漢中。
  
  在市委招待所住下。
  
  張處長對范陽一行,非常重視,安排好范陽等人的住宿之后,特地安排人過來打了招呼,務必照顧好范陽等人。
  
  自己則往市委辦公廳去了。
  
  漢中的經濟開發區,是地方上的頭等大事,市委成立了專門的經濟技術開發區領導小組,區長和書記,都由市委委員兼任。
  
  責任和發展任務都極其重大。
  
  不肯放過任何有助經濟發展的機會。
  
  張處長也是拳拳心意,聽范陽說是作水果生意的,背后有韓國和曰本的渠道。
  
  僅此一項,就夠讓地方上重視了。
  
  這兩年地方上的招商引資還算成功,副食品產業園區,已經建立起了好幾條現代化的生產線,最初走的還是OEM國際代工的模式,為德國的工廠貼牌生產。
  
  供應水果罐頭。
  
  他們從德國引進的灌裝生產線,生產早已走上軌道。
  
  可最近這幾年,都在大喊自主品牌。
  
  他們也響應號召,建立了自己的品牌,產品也成功的覆蓋了陜西的分銷市場,可銷量卻始終差強人意,嗯,準確的說,一塌糊涂。
  
  更別說出口創匯了。
  
  市委組織了好幾次會議,也聯系了好幾家東南的外貿公司,試圖打開曰本和韓國市場。
  
  可無奈遇人不淑,進展非常緩慢。
  
  至今,還沒拿到一筆自主的外貿訂單。
  
  市委還專門組織了考察團,前赴曰本考察國外市場。
  
  可一連去了兩次,依然沒有收獲。
  
  都快病急亂投醫了。
  
  張處長的老領導,正好是產業園區的直屬領導。
  
  他也是急領導之所急,來不及休息,便匆匆跑到老領導處。
  
  可剛剛準備敲門,卻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大意了。
  
  范陽的身份還沒有確認,這么年輕一個小伙子,萬一說的大話呢?
  
  自己可就丟人了。
  
  關鍵事沒辦好,本來是功勞一件,搞成笑話就不好了。
  
  可自己對外貿一點都不懂啊。
  
  還是找個專業的人試試水再說。
  
  轉頭又向另一處辦公室走去。
  
  到市委辦公室,找到劉秘書,他曾跟隨周副市長出國考察。
  
  也是分管產業園的。
  
  對外貿這一塊兒比較熟悉。
  
  就把這些事情和劉秘書說了。
  
  劉秘書也引起了相當的重視,不管是不是,看看再說,其他的好冒充,外貿這一塊兒,是不是專業人士,兩句話便知。
  
  萬一是真的呢?
  
  害怕引起范陽的不快。
  
  市委辦公室還專門組織了一個四人的接待小組,當天晚上,就在市屬的賓館設宴。
  
  張處長親自作陪,帶著劉秘書,前來招待所敲門:“小范同志,在嗎?”
  
  :。: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新彊福彩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一个月前 湖北快三人工计划 云南时时平台下载 北京赛pk10app 陕西快乐十分彩经网 午魔王开奖网一肖中特 天津时时走势淘宝 吉林老快3开奖结果 急速赛app 管家婆心水报正版彩图 浙江20选5走势图定位 北京时时赛车怎么买 王中王免费一肖中特公开 浙江福彩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