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一章 壯哉雅魚

第一章 壯哉雅魚


  范蠡被一陣巨大的聲響驚醒了。
  緊接著是一陣劇烈的疼痛。他哼了一聲。
  “主人,你醒了?”
  這聲音好耳熟。他艱難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張年輕的臉,沾滿血跡,掛著淚水和驚喜。
  更讓人吃驚的是,這人頭戴鐵制的頭盔,身上穿著牛皮鎧甲。像個唱戲的。
  范蠡嘴唇動了一下:“你是誰?”
  “我是阿牛,主人,你不認識我了?你是上將軍范蠡,我是你的親兵阿牛啊。”
  一看自己身上,又是一驚,不是草綠色的軍裝,而是一襲月白窄袖戰袍。兩只手腕上是黑色的牛皮護腕。身邊還有一柄帶血的長劍。
  這不是演戲,是現實。
  “我怎么會在這里?”范蠡忍著疼痛,問阿牛。
  阿牛心疼地說:“主人,你被吳軍拋石機拋來的石塊打中了,剛才沒氣了……”
  盔甲,長劍,拋石機,吳軍,親兵,這都哪兒跟哪兒?
  再看周圍,自己置身一座宮殿的長廊里。外面那翻江倒海的聲浪一浪一浪地沖來。
  “外面什么聲音?”
  阿牛眼淚又流下來了,“外面在打仗呀。我們越國十萬水師在夫椒之戰中沒了,吳國大軍一路追殺過來,把我們圍困在會稽山下。”
  事情明擺著,范蠡穿越了。
  他穿過兩千五百年時光,回到到吳越古戰場。現在,自己有了一個新的身份:越國上將軍范蠡。
  胸口的劇痛緩解了一些,原主記憶也開始復活。
  歷史知識和原主的記憶相互印證,他對自己當下的境況有了大概的了解。
  公元前496年吳王闔閭興師攻打越國,于檇李大敗,闔閭中了一箭死了,夫差接位成了吳王。
  三年后,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踐聽說夫差日夜操練士兵,準備攻打越國報仇,便打算先發制人,搶先興兵伐吳。
  范蠡記得,他當時不同意倉促動兵,諫道:“君王,不可。臣聽說,輕易發動戰爭,對一個國家來說是兇險的事。天道要求我們雖然富裕強大也不能做過分的事,軍民士氣雖然高漲,也不能驕傲自滿。所以輕易打仗,違背天道,天帝不會保佑。”
  勾踐笑道:“少伯啊,你什么時候變成老鼠膽了?夫差那家伙正在磨刀霍霍。等他起兵攻來,我們再起兵應對就被動了。這件事寡人已經決定,愛卿就不用多說了。”
  越王不聽自己勸告,大舉進兵討伐吳國。結果在太湖椒山決戰中,越軍水師全軍覆滅。
  勾踐帶領殘部且戰且退。吳軍乘勢一路追殺。越軍戰死的十有八九。最后退守會稽山。
  范蠡保護著越王突圍,突然飛來一塊碗口大的石頭擊中胸口……
  范蠡無奈地想道:“我特么怎么就這么倒霉呢?剛剛死過一回了,現在又面臨生死抉擇。”
  他知道,歷史走向是不會改變的,但在細節上卻充滿不確定性。原主范蠡在這個環節上翹了辮子。越國復國的事就由穿越的自己來完成了。如果自己完成不了這件事,不但小命玩完,也很丟人。
  如果自己也死了,這事就會有另外一個范蠡來完成。
  “我可不想死!”范蠡內心說“既然穿越過來,那就轟轟烈烈再活一回。”
  幸運的是自己穿越成了越國數一數二的大官,那就過一把做大官的癮吧。
  他瞇縫著眼,盤算下一步怎么做。復國是二十年以后的事。當下最要緊的事是保護越王,越王有什么閃失,事情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他現在要盡一切努力,讓歷史沿著既定軌道運行。
  外面的喊殺聲排山倒海,不能再猶豫了。范蠡一使勁站起來,阿牛一把扶住他:“主人!”
  范蠡說:“我沒事了,我們快去保護君王。”
  忽然宮門大開,從里面跑出幾百個士兵,個個手拿兵器。一見范蠡,都站下來,單膝跪地,齊聲說:“參見上將軍大人!”
  范蠡說:“都起來吧。你們不是保衛后宮的禁軍嗎?”
  領頭的軍尉一躬身,說:“回大人,我們正是保衛后宮的禁軍。”
  范蠡說:“你們不在王宮護衛,這是干嘛去?”
  統領說:“我們奉王后懿旨,前去參戰。”
  范蠡吃了一驚,這隊士兵上了前線,后宮就沒有一點保護了,王后和幾百個宮女怎么辦?
  “你們都走了,誰來保護后宮?后宮有什么閃失,我們越國國體安在?”
  “唰!”幾百個當兵一齊跪下了,那統領大聲說:“雅魚王后說,吳軍攻進來,我們也保不住國體,她要我們參戰,能殺幾個吳狗就殺幾個。如果吳狗殺來,王后將率全體宮女集體自殺,絕不受辱!”
  范蠡只覺得頭“嗡”地一聲響,王后將率全體宮女集體自殺?這不是胡鬧嗎?在今后的復國大業中,雅魚的作用僅次于越王,甚至不次于越王。更重要的是,王后雅魚廣有賢名,越國百姓對她的崇拜甚至超過越王。
  復國這樣的事,說到底還是要靠百姓萬眾一心,王后一死,人心渙散,不知要增加多少困難。
  范蠡感到自己的熱血一下子沖上頭頂,大聲說:“爾等速去戰場,保護君王!”
  “得令!噢——”幾百個當兵的跳起來,向山下跑去。
  范蠡牙一咬,提著寶劍,帶著阿牛,沖進宮門,穿過大殿,直奔內院。
  只見幾百個宮女站在大院里,每人都用白綾束住額頭,雪白的脖頸上橫著明晃晃的尖刀。
  他看到雅魚了。王后雅魚手握寶劍,橫在脖子上,雖是素裝素顏,還是天仙一般美艷。她高聲叫道:“姐妹們,國家將滅,社稷不保,我們追隨君王而去,死則死矣,絕不讓君王受辱,絕不讓祖宗受辱。”
  范蠡心中別提有多震撼,這樣年輕美麗的王后,竟然這樣剛烈。
  再看那些宮女,有的流淚,有的痛哭,但個個怒目圓睜,沒有一個害怕,人人懷有決死之心。
  這樣不行,制止她們!范蠡大叫:“王后娘娘,不可!”
  提著寶劍沖過去,“噗通”跪倒在雅魚面前,額頭磕地,高聲叫道:“王后——”
  雅魚一見上將軍范蠡跪在面前,放下寶劍:“上將軍,前線戰況如何?”
  范蠡頭也不抬,說道:“回稟王后,君王正在率兵死戰。請王后切莫沖動,叫大家放下刀子,范蠡有話說。”
  雅魚一揮手,宮女們放下刀子,雅魚流著淚說:“上將軍,越國兵敗,已經無可挽回。我等引頸自裁,以保清白”
  范蠡抬起頭,看著這位美艷剛烈的王后,說:“啟稟王后,此事千萬不可,君王正在殊死搏斗,王后自裁,必然擾亂君王之心。”
  雅魚一愣:“我們現在不能死?”
  范蠡說:“不能!人都死了,越國就真的滅了。只要君王還在,王后還在,越國就還有希望。”。
  雅魚咬著嘴唇,說:“上將軍,依你怎么辦?”
  范蠡道:“王后,抹脖子是很簡單的事。我百越一國,紅顏皆為烈士,只要這股精氣神不滅,越國就不會滅。請王后謹守后宮,靜待君王歸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最新双色球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任三根号技巧 重庆百变王牌现场开奖 葡萄pk10软件 排球直播 喜乐彩开奖号 福彩青海快三 pk10网上骗局新闻 老全讯白菜网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下载 天津时时和值三星走势图 广西快三计划群 白小姐2019年历史开奖结果 能赢钱提现的打鱼游戏 老时时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