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四章 復國之計

第四章 復國之計


  越王勾踐兵敗,率五千兵馬退守會稽山。形勢很清楚,在吳國十幾萬大軍的包圍之下,誰也不能挽回敗局,越國沒有了。
  原主的記憶告訴范蠡,作為一代君王,勾踐生性高傲,受不了失敗的恥辱,一定會做出一些過激的事。
  果然,越王召來三百名士兵,第一,殺死王宮所有女性,包括王后雅魚,第二銷毀越王宮所有藏寶,第三,放火燒掉宮殿,第四,他和群臣一起,陪士兵們大吃一頓,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和吳軍決戰。
  所謂決戰,就是自殺!殺死一些吳兵后,讓吳兵殺死自己。
  越人彪悍,不顧生死。這一舉動,雖然不能挽回敗局,但可以給吳軍造成極大損失,而讓吳王什么也得不到。
  越王這樣一鬧乎,歷史就要改寫了。但事實上,歷史是不會改寫的。自己的責任就是要制止越王這樣做。
  范蠡在文種耳邊輕輕說了自己的看法和打算,文種點頭贊同,隨即又向其他同僚串聯。
  現場氣氛蒼涼悲壯。越王一聲令下,三百個士兵提著寶劍,跑進宮女群中,王后雅魚也將寶劍擱在自己脖子上,只要越王一聲令下,幾百個宮女就會倒在血泊中。
  死一般的寂靜,一根針掉在地上,也聽得見。
  范蠡知道,勾踐是一位賢良的君主,他愛自己的百姓,也愛宮中的這些女孩。只是生于亂世,他無力保護這些無辜的生命,還要親自下令殺死她們。范蠡理解越王此時的痛苦。
  勾踐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終于越王下定了最后的決心,緩緩舉起右手,張嘴就要喊出那個字:殺!
  “君王——”
  隨著一聲呼喊,范蠡疾步過來,“噗通”一聲跪下,以額頭磕地,發出“咚”地一聲響。
  范蠡一邊磕著響頭一邊叫道:“君王且慢,臣有話說。”
  勾踐放下手來,說:“少伯,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有什么話要說?留點力氣,明天殺敵吧。”
  范蠡說:“君王,請容許范蠡把話說完。”
  相國文種跪下了,一班文武大臣都跪下了。
  文種說:“君王,臣也有話說。”
  勾踐一擺手,那些當兵的把擱在宮女脖子上的寶劍放下。勾踐嘆口氣:“眾位愛卿,有話就說吧。但寡人決死之心已定,請不要說出求和投降之類的話來。”
  范蠡心中也是一陣難過,君王啊,范蠡要說的正是你不愛聽的話。但越王心氣高傲,愿意投降嗎?
  但不管怎樣也要讓越王改變主意,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要想不被下一個范蠡替代,就要勸說越王投降。
  范蠡匍匐在地,說:“君王,臣范蠡和滿朝大臣,還有各宗室,越國的一兵一民都不是怕死的人,為了君王和越國,每個人都敢于赴湯蹈火,不皺眉頭。
  “但是,我們明天跟隨君王殊死一戰,人都沒有了,君王你也沒有了,還有越國嗎?”
  勾踐痛心說:“哪里還有越國?寡人愧對列祖列宗,寡人萬死!”
  范蠡磕了一個頭,說:“君王,越國乃大禹王之后,先祖大禹王巡行天下,回到大越,會盟諸侯,分封天下,是何等榮耀。少康帝庶子無余封于大越,傳到君王已經二十多代了。”
  “現在,大禹王陵寢尚在,列祖列祖陵寢尚在,越國一滅,還有何人每年春日前來祭掃?”
  越王一聽這話,眼中不禁落下淚來:“越國一滅,先祖陵寢肯定無人祭掃,大禹王的香火,從勾踐手中斷了,寡人羞愧難當啊。”
  范蠡看了文種一眼,文種磕了一個頭,說:“臣敢問君王,你勇敢嗎?”
  勾踐一愣,隨即說:“寡人雖然昏愚,但頓飯斗米,可上山打虎,下海擒龍,于萬馬兵中取敵首級。而面對生死,也可以坦然微笑。寡人自認是勇敢的。”
  范蠡大聲說“君王,打虎擒龍,只是匹夫之勇,不畏死亡也只是小勇而已。臣聽說,為大事業而獻身,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才是大勇。”
  勾踐搖搖頭,說:“寡人心中很亂,請愛卿明說,寡人如何去做,才算大勇?”
  文種說:“和吳軍一戰,壯烈而死,這事太容易了。小勇而已。”
  勾踐說:“還有比死亡更困難的事嗎?”
  范蠡心想,苦勸不如相激,于是說:“有啊。”
  “何事比以死殉國更難?”
  范蠡抬起頭,看著越王一字一句地說:“活、下、去!”
  勾踐說:“越國將滅,寡人茍活于世,受盡屈辱,還不如轟轟烈烈大戰一場,壯烈而死。”
  范蠡搖搖頭,叩首奏道:“君王,你說錯了!若僅僅為了活命而茍活于世。那是懦夫所為。臣等勸君王活下去,不是茍活,而是為了復興大越而活。但我們向夫差請降,即使不死,也會受到羞辱,這比戰死更加困難。這樣活著才算是大勇。”
  勾踐沒有答話,沉默許久,緩緩說道:“少伯,子禽,你們說越國還能復興?”
  范蠡知道,即便是越王這樣君主,也需要鼓勵,于是說:“按照君王的意思,明日決戰,我君臣決死戰場,越國就完了,永遠也不能復興了。如果君王能在難以存活的情況下堅強地活下去,我們君臣一心,共圖大業。大越就一定能夠復興,大禹王的香火也會延續下去。”
  似乎是看到一線希望,越王說:“如何才能活下去,少伯教我。”
  范蠡見越王心動,內心竊喜,趕緊奏道:“臣聽說,能屈于一人之下者,必伸于萬人之上。現在,吳國大軍圍困我君臣于會稽山,吳王兵多將廣,勢如狼虎,不能硬拼而求生。要想在這種情況下求得生存,不但要有大勇,還要有大智。”
  勾踐疑惑說:“卿的意思是屈膝求和,奉表稱臣?”
  范蠡言辭懇切,說:“君王,這是唯一能夠保住越國宗脈的方法。”
  勾踐低頭沉思許久,終于抬起頭,低聲說:“少伯,子禽,二卿所說的方法雖然可行,但寡人不堪其辱。”隨即轉向群臣:“眾愛卿是何看法?”
  群臣一齊說:“我等也覺得上將軍和相國之言有理。”
  勾踐嘆了口氣:“你們都這樣說啊。”
  大夫計倪說:“上將軍說的很對,我等隨君王戰死,越國自此滅亡,永世不得存在。如果君王活下去,長存復國之心,越國還有希望復國。現在向吳國稱臣,一時之辱,他日復國之時,便可以報仇雪恥。請君王三思。”
  越王又沉默了,范蠡知道越王還在猶豫,于是跪前一步,說:“臣聽說,能夠完全保住功業的人,必定效法天道,充盈而不外溢;能夠平定危機的人,一定遵循人道,崇尚謙虛而低調,能夠掌控事情發展的人,就會面對現實而因地制宜。現在大勢所逼,要想他日復國,君王必須這樣做。請君王即刻修撰降表一封,準備優厚的禮物,派人給吳王送去。要對吳王謙卑有禮,低聲下氣。如果他不答應,您就親自前往侍奉他,把自身也抵押給吳國。臣冒死進言,觸犯君王,只要君王存活,復國有望。請君王殺死范蠡,以求心氣平和!”
  范蠡說著,眼淚流下來,不住地叩頭,把額頭都磕破了。
  勾踐上前一步拉起范蠡,十分難過地說:“少伯起來,寡人知道你忠心可鑒。”隨即對大家說:“都起來吧,寡人為了復國,甘愿受辱!”
  群臣齊聲頌道:“君王圣明!”
  范蠡感到心中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暗暗吁了一口氣,拔出長劍一揮,把一顆手臂粗的垂柳斬為兩段,厲聲說:“剛才所議,皆我越國復國大計,是絕頂機密,如果有人泄露,當如這棵柳樹,定斬不恕!”。
  越王仰臉對天,說:“列祖列宗,勾踐并非貪生怕死之輩,為了重新復興大越,不顧天下人笑,屈辱而活。請先祖保佑。”轉臉問道:“誰人前去吳營獻表?”
  文種說:“臣愿往。”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结果 排列三和3d哪个容易中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五星 全天幸运飞艇免费计划网页版 后一4码计划 重庆时时彩彩开奖号码记录 免费单机赢三张扎金花 吉林11选5前三遗漏 山东时时吗 今天吉林省快三走势图 2018年全年白姐免费资料 鳳凰娱乐彩票第一平台 秒速时时规律 北京赛车pk视频 白小姐期期中开奖 新彊时时彩五星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