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六章 會稽夜哭

第六章 會稽夜哭


  士兵們都回營帳去了,他們都是軍官,他們告訴最基層士兵,仗不打了,他們的君王正在向吳王請降。這讓這些有血性的士兵難以接受。這比讓他們戰死更困難。但他們崇拜的君王決定這么做了,而且上將軍已經把道理講清楚。他們會遵從。
  君王和上將軍肯定是對的。
  活著,忍受亡國之恥!情感上難以接受。但他們不能也不愿違背君王的意旨。無法宣泄情感,士兵們選擇痛哭。
  越營傳出哭聲,這里,那里,會稽山被哭聲淹沒了。
  悲壯,蒼涼!
  夜色籠罩著山林,范蠡在夜色中走過每一個營盤,聽著士兵們的哭聲,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這一天,他剛剛從后世穿越而來,接連發生了這么多這么大的事,原主留下的完整的記憶全部復活,他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范蠡,他不得不擔當起歷史賦予他的復國的使命。
  現在他正在為這一使命奔波著。
  要讓這個被打爛的諸侯國得以復興,他不知道前面有多少艱難險阻。如果在哪個環節上出了差錯,他的小命也許就玩完了。
  雖然歷史不會改寫,但讓某一個歷史人物多遭受一些磨難卻是完全可能的。
  為了越國,更是為了自己,他沒有別的選擇,他必須演好自己的角色。
  范蠡輕輕地嘆了口氣,事情到現在進行的還不錯,他已經成功地說服了勾踐同意投降。
  但事情剛開頭,他還要說服越王,從一個萬人敬仰的君王轉變為一個合格的奴仆。對越王來說,這個角色的轉換,比讓他死更難。
  范蠡離開兵營,行走在會稽的街道上。越王兵敗的消息老百姓都已經知道,他們不知道接下來會有怎樣的災禍降臨。如果再打一仗,吳兵血洗會稽,都城百姓一個也活不了。
  家家戶戶關門上鎖,沒有燈火。街道上一片空曠,范蠡聽著自己的腳步聲,內心一片空茫。
  猛抬頭,面前出現了一家府邸,大門的上方有一面寬大的匾額,上面四個大字:“上將軍府”
  原主的記憶告訴他,這就是自己的家了。他怎么走到自己的家門口了?
  他的家鄉遠在楚國,那一年,文種拜訪了他。那時他志向遠大,學富五車,正在家中撰寫自己的著作《范蠡子》
  文種的來訪讓他十分高興,二人暢談了三天三夜,相見恨晚。后來,文種把他推薦給越王允常,越王封他為“士”,后升為大夫、上卿,直到上將軍,統帥整個越國軍隊。
  他事業有成,還有了一個溫馨的家。他有一個美麗賢惠的妻子,還有一個五歲的兒子。一家人其樂融融,富貴榮華,享受不盡。
  但是兩國交兵,越國滅亡,他還能保住這個家嗎?
  出兵打仗,他已經離家幾個月了,一家人還完好平安嗎?
  穿越前他還沒結婚,甚至沒談過戀愛,現在有了妻子和兒子。這感覺怪怪的。但原主的感情立刻控制了他,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他妻子賢淑溫順,但又剛烈無比。在這關鍵點上,千萬不要出事啊!
  范蠡緊張地走上前,一推大門,大門開了,竟然沒有下閂。他走近大院,黑燈瞎火,沒有一點人聲。
  他有一百多名親兵看家護院。人呢?都干嘛去了?
  “人呢?”范蠡喊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范蠡加快腳步,把親兵們打更值夜的地方都看了一遍,一百多名親兵一個都不見了。
  心里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出事了?這吳兵還不是沒有攻進來嗎?一個個都逃命去了?
  真失敗!上將軍的親兵一個個逃命去了。范蠡苦笑笑,搖搖頭,撒開大步就朝后院跑去。
  后院也是黑燈瞎火,沒有一點人聲。他的心揪緊了。
  “孟嬴!孟嬴!”范蠡呼喚著夫人。沒有人回答。整個上將軍府成了一處鬼宅。
  范蠡只覺得頭發大,身上發冷,急忙向自己的居室跑去。居室的門緊緊地關閉著。用力一推,紋絲不動。
  他們夫妻居室的門是范蠡特殊設置的,只要在里面鎖上,外面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開的。這是一個保命的設置,目的是應付這個動亂的世道。
  很顯然,門從里面鎖上了。不過沒關系,范蠡在外面也會打開,在一個十分隱秘的地方,有一個機關,一按就可以打開這道門了。
  范蠡找到了機關,正要開門,卻停下了,他被一陣凄凄切切的哭聲驚住了。
  那是一個女子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讓人心里發緊,身上發麻。
  范蠡撒腿向婢女住所跑去。沒錯,哭聲就是在這屋子里發出的。
  屋里沒有燈光,黑黑的一片,哭聲斷斷續續地傳出來。
  “我是范蠡,誰在里面?”范蠡高聲說。
  哭聲停止了,有人吹亮火媒子,點上油燈。
  范蠡又說了一句:“里面是誰?我是范蠡。”
  “主人,你可回來了!”一個女孩“哇”地哭出聲來。門一拉,可以看到一個十幾歲的婢女走出來,跪在范蠡面前,痛哭不止,圓潤的肩膀不停地顫動著,
  范蠡認識她,十幾個婢女中,這女孩最勤快最賢淑也最漂亮,她叫蘿姜。
  “蘿姜,站起來說話。”范蠡伸手拉起女孩,這女孩個頭很高,只比范蠡矮半個頭。
  “蘿姜,告訴我,家里出什么事了?親兵們呢?”
  抓住衣袖,擦去淚水,蘿姜說:“兵敗的消息傳來,夫人就叫親兵們上去打仗了。家里的男人都去打仗了,連管家仲子大爺也拿著刀一起去了。”
  管家仲子六十多歲了。
  范蠡說:“夫人呢?夫人和少主怎么樣了?”
  蘿姜又哭了:“夫人叫我們逃走,免得受辱。我們舍不得主人,都自殺了,夫人叮囑我不要死,等主人回來。我就沒敢死,一直等您。”
  范蠡沖進屋里,十幾個女孩不同姿勢倒在血泊中……
  范蠡只覺得頭“轟”地響了一聲,愣在當地說不出話來。他心里害怕極了,轉過臉看著蘿姜,戰戰兢兢地問:
  “夫人呢?”。
  蘿姜流著淚說:“夫人把自己和少主關在屋里,我們怎么叫門也叫不開!”
  范蠡大叫:“孟嬴——夫人——”跑向自己的居室……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河北十一选五当前遗漏 秒速时时龙虎和经验 qq分分彩app 快乐十分中最多的组合 家校互动app 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排名 云南决十分开奖令 单机扑鱼游戏 时时人工免费计划 浙江快乐彩开奖视频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大 人靠什么活 北京赛pk10app源码 特马历史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g4 快速赛车开奖官网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