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十章 夜見伯嚭

第十章 夜見伯嚭


  吳營歡宴已經散了,太宰伯嚭回到自己軍帳,即有親隨打來溫水讓其凈面。
  伯嚭微醺,躊躇志滿,想自己投奔吳國以來,歷盡坎坷,一路走來,終于獲得成功,官居太宰,乃百官之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富貴榮華享用不盡。
  人生似乎已經到了頂點。
  在酒精燒灼之下,他精神亢奮,全無睡意。不禁欲望升起。但在這軍旅之中,連日殺伐,殊無意趣,寂寞無聊。
  忽有值日小軍走進軍帳,躬身報道:“啟稟大人,營外有人求見。”
  伯嚭說:“何人求見?”
  小軍說:“來人說,他是越國上將軍范蠡。”
  伯嚭心里一咯噔,鼻子里哼了一聲,心想此人是越國柱梁,勾踐膀臂,深夜前來必定有事求我。我且挫一下他的意氣,便對小軍說:“你對他說:本宰已經睡下,有話明天戰場上說。”
  范蠡進入吳營,一路散財,諸多打點,才能一路通暢。那小軍也得了范蠡好處,而且范蠡說,事成后另有重謝,便站著沒有離去。
  伯嚭說:“咦?你怎么還不出去回話?”
  小軍奉上一塊細葛布,說:“范蠡讓我把這個交給大人。”
  伯嚭接過來一看,原來是一份禮單,只見上面注明白璧二十雙,黃金千鎰,珍珠千顆,還有其他玉石珍寶不必悉數,當看到夜明珠一顆,美女八名時,不覺眼前一亮。心中暗喜:“軍旅寂寞,八名美女送來的真是及時啊!”
  便對小軍說:“既然如此,叫他進來吧。”
  范蠡聽到小軍傳喚進帳,臉上不露聲色,心中不禁大喜,心想,事情成了一半。便把一塊金子塞進小軍手中,說聲多謝。便大步進入軍帳。
  遠遠看見一人,坐在案桌后面,倨坐以對,神色傲慢,瞇縫著眼:“來者何人?”
  范蠡躬身為禮,卑謙說道:“越國范蠡深夜造訪,多有打擾,請大人原宥。”
  伯嚭冷冷地說:“吳越交戰,你我原是敵人,本應在戰場上刀兵相見。你深夜偷偷來我大帳,有何不可告人的心思?”
  范蠡并不生氣,仍然恭謙說:“回稟大人,大人事務繁忙,日理萬機,十分辛苦,范蠡奉越王之命,攜來薄禮相贈,聊表慰勞之意,還請大人勿拒。”
  伯嚭冷笑笑:“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會好心送禮?恐怕是有求于我吧?”
  范蠡躬身行禮,十分懇切說:“真是慰勞而已,大人見疑,范蠡奉上禮物,轉身就走可以嗎?”
  伯嚭笑笑:“真是干將,能說會道,我倒要看看你要干什么!”
  范蠡見時機已到,轉身說:“來呀!”
  即有人獻上金銀珠寶,白的黃的,霞光熠熠,眼花繚亂,一看就知道這些珠寶足夠買下幾座城池。
  范蠡端著一個盤子,上面蓋著一塊紅色葛布,說:“請大人熄掉燈火好嗎?”
  伯嚭疑惑道:“鬼鬼祟祟干什么?”
  范蠡堅持說:“大人,范蠡身無寸鐵,不必多疑。請熄掉燈火。”
  伯嚭一擺手,小軍吹滅燈火,軍帳里一片黑暗,只有范蠡手中微有光亮。
  范蠡把盤子放到桌上,輕輕拉開葛布,一顆大如雞卵的夜明寶珠,赫然在目!只見那寶珠在暗夜中熒光熠熠,祥瑞之氣繚繞不絕,真是千年不遇的寶物啊!
  伯嚭一見寶物,忍不住“啊”了一聲。完全被這寶珠震呆了,他是識貨之人,這一顆寶珠足可以買下一個小的諸侯國!
  范蠡單膝跪地,雙手高舉托盤,說:“不成敬意,大人笑納。”
  伯嚭迫不及待的說:“越王真心饋贈,我也就不客氣了。”雙手接過寶珠。
  點亮燈火,伯嚭俯身把玩寶珠,愛不釋手,有頃,才將寶物交于親兵,藏于后帳。
  范蠡見伯嚭那貪婪模樣,心中大為寬慰,伯嚭果然貪財,大事成矣!原來上古時候,行賄也這么管用啊!隨即對帳外說:“都進來吧。”
  只見得八名美女魚貫而入,站在伯嚭面前,如鳳鳴鶯歌,齊聲說:“奴婢見過太宰大人。”
  能夠進入王宮做宮女,那容顏姿色都是萬里挑一,又從幾百宮女中挑選出八個,那美艷更是世間少有。
  伯嚭看著這八個妙齡女孩,骨頭一下子酥了,他雖然貴為一國之相,府中女孩不少,但沒有一個能有這等姿色。一個一個看去,這八個女孩,各有千秋,一個有一個的美,一個有一個的靚。枯燥單調的軍帳里,立刻春意盎然,香風撲面,令人熏熏欲醉。
  伯嚭垂涎欲滴的樣子,連聲說:“好!好!”
  范蠡站在一邊,眼中露出一絲冷冷的微笑。
  伯嚭親自把美女帶入后賬,轉身出來,已經是一臉的漠然,說:“范大人,禮物我手下了,現在說事吧。”
  范蠡笑笑說:“大人,范蠡真的沒有其他意思,這就告辭!”
  伯嚭懶洋洋地說:“別假惺惺的啦。說吧,你想干什么?我把話說在前頭,你別想用這點珠寶就能收買我。明日一戰,越國連江山社稷都歸于吳國。這點東西,在我眼中還不稀罕。”
  范蠡心中鄙視伯嚭。但伯嚭聰明過人,言辭鋒利,而自己對上古人的說話方式還不太熟悉,還得小心應對才是,能不能讓吳王順利接受投降,希望全在伯嚭身上了。
  臉上還是恭敬的神色,對著伯嚭躬身一禮,說道:“大人差矣!明日戰與不戰,越國都將不復存在。但所得寶物,盡歸吳宮,大人能得幾何?接下來,越國將年年進貢歲歲來朝。越國珍奇異寶多得是,但那也是吳王享用,大人想看一眼都不容易。”
  這是實話,也是伯嚭的軟肋,伯嚭心中道“算你狠!”說:“說下去!”
  范蠡知道伯嚭舍不得這些珠寶和美女,只是嘴硬而已。便說:“此事無需大人承擔任何責任,只需動動嘴,幫我君臣美言幾句,解脫危難,越國另有饋贈。而且以后進貢首先送進太宰府,貢品送給吳王多少,則由大人你來決定。”
  伯嚭早已心動,不露聲色地說:“少伯是明白人,說吧,你想達到什么目的?只要不損大吳國家利益,我能幫就幫你。”
  范蠡說:“越國兵敗,萬世不復,哪敢有損吳國利益。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吳王接受我們的投降,免去刀兵之災。饒過寡君性命,哪怕入吳為奴,也在所不辭。”
  伯嚭翻著眼,自語說:“打一仗滅掉越國,接受投降滅掉越國,都差不多。不過這事你應該對君王說,我只是他的臣子,我不能替君王做主。”
  范蠡誠懇說道:“在下自然會當面懇求吳王。不過吳王信任大人,大人是吳國重臣,大人說一句,抵得上范蠡千言萬語。”
  伯嚭說:“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答應你了。這事細想想,接受投降,對吳國更為有利。所以為了吳國,我幫你這個忙。”
  范蠡心想,伯嚭真是奸佞之徒,幫助敵人還有一套漂亮的說辭。但此刻有求于他,還是要多說好話:“越國君王和黎民百姓,永世感念大人恩德。不過這事最怕的是相國伍子胥大人,伍相國威高權重,吳國老臣,性情固執,不好說話。”。
  伯嚭說:“這個你不用擔心。想好你的說辭。擺足你的理由。伍相國我自然會說服他。今夜你不回會稽山,現在就去吳王帳前守候,以示誠心,明早吳王升帳,你就求見。到時隨機應變,也就是了。”
  范蠡說:“謝大人指點!”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极速时时单双计划 黑龙江时时计算 体彩大乐透预测推荐号 北京pk10开奖直播也可以玩投注吗 微信赌牛牛 白小姐傳白小姐传密 重庆时时彩万能码 街机森林舞会单机版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 内蒙古时时视频 白小姐期期中特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五百期 世界足球有几大联赛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所有 天津时时app 天津福彩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