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二十五章 夜探太宰府

第二十五章 夜探太宰府


  太宰府。
  已經很晚,太宰府還是燈火通明。家大業大事情多,不時有人在院子里匆匆走過。十來個士兵拿著兵器,在院子里巡邏。腳步聲在偌大的院子里雜沓響過。
  突然,院墻上出現一個灰色的人影。他機警地巡視著大院。見周圍沒人,兩手一張,像一只大鳥無聲地飄落到下來,一閃就不見了
  墻角處轉出一個中年漢子,心事重重地從一條花間小路上走過。在他身后,那灰色人影在花叢中悄悄冒出來,他弓著腰,迅速在花叢中跑過,消失在墻角處。
  這個人影正是范蠡。
  他的前世也曾隨部隊走過幾個城市,還去北京學習過,看過一些古建筑。眼前這個太宰府的房舍沒有那些古建筑的恢弘和精致。顯得十分古樸,自然也簡陋許多。但還是比都姑蘇城里的一般民居高大巍峨。
  范蠡在房屋的暗影掩護下,快速向前跑去。轉過幾座樓臺,已經來到后院。后院是女眷們活動的地方。這個后院很大,中間有幾處房子,整個院子又被隔成幾個小一點的院子。
  院子里載著觀賞樹木和各色花草。幾乎是每間個屋里都亮著燈。有些女孩在出出進進。
  范蠡靜靜地隱蔽在花叢中,他在尋找目標。尋找他在吳軍大營里獻給伯嚭的那八個越女。
  伯嚭隨越王出巡,不在府中。
  伯嚭是個貪財好色的奸佞之人,這正好用來作為越王的護身符。
  吳王現在沒有要殺死越王的意思,但是伍子胥卻時時想著要殺死越王。他會經常在吳王耳邊嘀咕,嘀咕久了,吳王一動心,越王就危險了。
  伍子胥是前朝老臣,吳王十分信任他,委以重任,要把伍子胥和吳王間離開并不容易。
  但是必須這么做,必須讓吳王和伍子胥產生隔閡,讓他們君臣不和,逐漸拉開距離,伍子胥說話的作用就不會大,那樣伍子胥反復說要殺越王的話,吳王就會反感,就更不會聽他的了。
  但是如何在吳王和伍子胥之間制造矛盾呢?還是要從伯嚭這兒下手。伯嚭收受了越王大量珠寶珍玩,還收下了八名美女,這是攥在范蠡手中的把柄。這事捅到吳王那里,伯嚭就完蛋了。
  這是伯嚭的軟肋。
  伍子胥要殺死越王,伯嚭要保護越王,二人是矛盾的。誰能讓吳王偏向自己,誰就是勝利者。
  伯嚭要想得勝,就要讓吳王聽信自己的話。要讓吳王聽信自己的話,就不能聽伍子胥的話。
  要想吳王不聽伍子胥的話,就要挑撥離間,制造矛盾,讓吳王討厭他。
  現在伯嚭也許還沒有有意識地間離吳王和伍子胥的關系,但要逼著他這樣做。
  范蠡苦苦想了很久,終于想到了一條計策,那就是從這八名越女下手。
  范蠡在服侍王后睡下之后,換上夜行衣,悄悄進入了太宰府。
  他看到一個越女了。他雖然叫不出她的名字,但是他從幾百個宮女選出來的。所以印象深刻。那天晚上,正是這個女孩要求范蠡抱抱她們。范蠡滿足了她們的要求。當他抱著這個女孩時,這個女孩把他抱得緊緊的,久久不肯松開。
  悄悄向前靠近,距離女孩房門一丈遠,有一大叢美人蕉,范蠡一閃身進了花叢。
  女孩放門出來,潑了一盆水,轉身進屋,當她回身關門的時候,突然被人攬腰抱住,吃驚之下,正想張嘴呼喊,嘴也被人捂住了。
  一個聲音在耳邊輕輕說:“姑娘別叫,我是范蠡!”
  女孩一聽,果然是范蠡的聲音,便感到身上一陣發麻。使勁點頭。
  閃身進屋,隨手關上房門。
  范蠡一松手,女孩轉過身,斂衽行禮:“奴婢參見上將軍。”
  范蠡說:“姑娘,你還記得你是越國人嗎?”
  女孩說:“妾身家在越國,父母在越國,怎么會忘了自己是越國人?”
  “說得好!”范蠡躬身一禮,“為了君王,讓姑娘遠離家鄉,遠離父母。范蠡愧對姑娘。讓姑娘受委屈了。”
  女孩下了一跳:“大人快別這樣,奴婢消受不起。”
  范蠡說:“姑娘千里迢迢,來到吳國,伯嚭虐待你們沒有?”
  女孩搖搖頭,臉上一陣飛紅。他告訴范蠡,伯嚭人很漂亮,懂得憐香惜玉,對女孩們特別好。情色之間,手段老到。但女孩們很思念家鄉,經常聚到一起,抒發鄉愁。
  “大家經常談論大人。”女孩說著臉又紅了。
  范蠡說:“都在罵我?”
  女孩搖搖頭“大家都想念你。”說著飛快地看了范蠡一眼,“大家都忘不了你那一抱。都說今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看將軍一眼。”
  范蠡不由怦然心動,再看眼前這女孩,峨眉鳳眼,唇紅齒白,燈光之下尤顯嬌艷。不由嘆口氣,這些女孩真是可憐。
  女孩說:“大人,不會是專為看奴婢而來的吧?”
  范蠡說:“范蠡哪里有閑工夫來看望姑娘啊,范蠡是有事而來。”
  “奴婢能為大人做些什么?”
  “我想問你,你們八個人來到吳國的這些日子,伯嚭對誰最好。”
  女孩正要回答,忽然門外響起腳步聲,一個女孩的聲音說:“少姬,出來玩呀。”
  女孩一陣慌亂,范蠡抬手示意她去開門,自己一閃身,站到門旁,只要一開門,那門正好遮住自己。
  這個叫少姬的女孩也機靈,嘴里說:“哎呀,這么晚了,我都脫衣服要睡了。”說著解開脖下一個紐扣,把衣服向下拉一拉,打開門說:“你看,我都脫衣服了。”
  “好啦,睡吧睡吧,”門外女孩嘻嘻哈哈地走了。少姬隨手關上門,下了閂,背靠著門,說:“大人,沒事了。”
  少姬的脖頸下面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膚。一看范蠡在看她,臉一紅:“大人……”
  范蠡手一伸,少姬撲進他的懷里,緊緊貼在范蠡身上,顫聲說:“奴婢愿意為你去死……”
  燈光熄滅了。過了很久,燈又亮起來。
  范蠡柔聲說:“少姬,告訴我,伯嚭對誰最好。”
  少姬臉上的紅暈還沒有退去,滿臉羞澀,又帶著幸福,一邊穿衣服,一邊說。伯嚭對長隗(kui)最好。來到這里,長隗幾乎天天侍寢。”。
  范蠡說:“好!你把長隗給我叫來,注意,不要讓別人看到。”
  少姬說:“是,奴婢這就去叫長隗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上海快三预测大小 重庆时时开奖手机 福彩走势图怎么看 幸运快3是全国统一的吗 云南快乐十分最大遗漏查询 广东时时官网预测app下载 花开棋牌最新版下载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新疆时时纪录 19085大透乐开奖结果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容易赢钱的棋牌游戏 广东快乐10分app下载 360江西时时走势图 下载大彩鲸 五大联赛假球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