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三十一章 離間計

第三十一章 離間計


  太宰伯嚭跟隨吳王出巡,回到家里,沐浴更衣,回到書房睡了一會,即有家人前來報事。近期府中發生大小事情,一一報奏明白,伯嚭也逐一發出指令,著人辦理。
  諸事處理完畢,天已經黑了,有人送來晚飯,伯嚭吃了一點,打了一個哈欠,便想回到后院,他離家已經很久,十分想念他的那些女人們。
  忽然覺得燈火一晃,一個人影落在面前。“噗通”跪倒,磕了一個頭,說道:“范蠡叩見太宰大人。”
  伯嚭吃了一驚,一聽是范蠡,才定下神來:“范將軍請起。”
  范蠡再拜起身,說:“大人,范蠡因身份不便,只能這樣前來拜見大人,請大人恕罪。”
  伯嚭說:“范將軍武藝高強,來我府中,能不被別人看見最好,這對于越王,對于本官都有好處。本官不怪你。”
  范蠡說:“謝大人海涵。”
  伯嚭說:“范將軍來我府中何事?”
  范蠡說:“大人,越國雖然地域偏遠,卻盛產一物。大人可曾知曉?”
  伯嚭說:“我聽說,越地出名劍,天下名劍差不多都出在越地。”
  范蠡說:“大人愛劍嗎?”
  伯嚭說:“伯嚭南征北戰,戎馬半生,十分愛劍,可惜遍訪名劍而不得,實乃憾事。”
  范蠡說:“我聽說,好東西要和朋友分享,心中的事也要告訴朋友。越國兵敗,藏寶盡數歸吳。越王感太宰救我君臣性命,故稍有藏私,其中有一劍,稍有名氣,今范蠡特來獻給大人。”
  說著,從腰間解下一把劍來,雙手奉上:“大人請笑納。”
  伯嚭接過寶劍,手握劍柄,手指一按彈簧按鈕,只聽:“錚”地一聲,劍身彈出半尺,伯嚭緩緩拔出劍來。
  只見一團光華綻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劍柄上的雕飾如星宿運行,閃出深邃的光芒,劍身上霞光流射,渾然一體,象清水漫過池塘,從容而舒緩,而劍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斷崖,崇高而巍峨……
  “好劍!”伯嚭驚喜地說。
  “范蠡請為大人驗劍。”說著接過劍來,說:“大人請拿一支戟來。”
  伯嚭拿過一支短戟交給范蠡。范蠡一手拿戟,一手握劍,吸一口氣,內力注入劍身,那寶劍微微顫抖,“嗡嗡”作響,似有虎嘯龍吟。
  范蠡大喝一聲,揮手一劍,只見白光一耀,“嘎”地一聲,那短戟乃純鋼打造,已被從中間削為兩截。落在地上。
  再看那劍鋒,毫發無損!
  范蠡割下一縷頭發,放在劍刃上輕輕吹一口氣,那頭發紛紛斷為兩截,飄落在地。
  范蠡插劍入鞘,雙手捧過頭頂:“大人請收下,切勿輕易示人。
  伯嚭接過寶劍,反復把玩,愛不釋手,連聲說:“好劍好劍!范將軍,此劍可有名字?”
  范蠡說:“此劍名純均,鑄劍大師歐冶子承天之命,嘔心瀝血與眾神鑄磨十載,此劍方成。劍成之后,眾神歸天,赤堇山閉合如初,若耶江波濤再起,歐冶子也力盡神竭而亡。所以,這把劍是世間絕版,再無其右。有人愿意用良駒千匹,大城五座,富鄉十處來換,越王也沒有舍得。”
  伯嚭說:“這件禮物太貴重了,本官受之有愧,卻之不恭啊。我可沒有什么可交換的。”
  范蠡說:“吳王出巡,承蒙大人對越王多有照顧,謹在此謝過。越王入吳為奴,真心實意供吳王驅使,人所共見,大人可曾看出越王有不恭之處嗎?”
  伯嚭說:“沒有看出越王懷有二心。”
  范蠡說:“但是,伍相國不這么看。他一直疑神疑鬼,屢次在吳王面前讒言,欲置我君臣于死地。我君臣無奈,只好求太宰大人護佑。”
  伯嚭說:“伍子胥仰仗自己是前朝老臣,屢屢要挾君王,君王心中早已煩他。請范將軍轉告越王,伯嚭不才,定當全力保護越王。”
  范蠡一拜到底,連聲稱謝。然后說:“大人,請聽范蠡一句話,那伍相國氣量狹小,見你為我君臣說話,也會在吳王面前毀謗大人。”
  伯嚭說:“君王現在不會聽信他的毀謗。”
  范蠡說:“說的多了就會相信了,大人小心便是。”范蠡告辭而去。
  伯嚭心中冷笑:“伍子胥,看來我們也要斗一斗。”
  得到絕世名劍,伯嚭心中歡喜。藏好寶劍,便向后院走來。
  那些女孩早聽說伯嚭回府,個個濃妝艷抹,。等候伯嚭。
  一見伯嚭歸來,個個迎接參拜。極盡討好獻媚之能事。
  進入后堂,早有人擺下茶水點心水果及各種零食。女孩們有的唱歌,有的跳舞。
  伯嚭抱抱這個,親親那個,摸一下,捏一把,極盡挑逗,弄得女孩們尖叫浪笑不止。整個后堂,一片春光爛漫。
  玩了好久,伯嚭還選擇宿在長隗處。其他女孩了無興致一個個散去。伯嚭擁著長隗,回到住處,二人調笑一會,便寬衣解帶,上床美寢。
  雨住云開,伯嚭正欲睡去,忽然覺得懷中美人微微顫抖,伸手一摸,長隗竟然在啜泣流淚。
  伯嚭吃了一驚,連忙問道:“美人為何啼哭?”
  長隗只是哭泣,也不說話。伯嚭使盡溫柔手段,又哄又勸,好歹讓長隗止住了哭泣。
  伯嚭說:“誰欺負你了?”
  長隗搖搖頭,還是不說話。
  伯嚭急了:“嗨,你倒是說話呀?本官身居太宰之位,在吳國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誰敢欺負我的女人?怕什么?盡管說!”
  長隗說:“相爺,長隗來到你身邊,穿金戴玉,山珍海味,又得相爺寵幸,是長隗前世修來的福分。”
  伯嚭說:“既然如此,愛卿還有什么憂傷之處呢?”
  長隗說:“奴婢害怕。”
  伯嚭說:“你害怕什么?”
  長隗說:“奴婢害怕好日子不能長久。”
  伯嚭說:“這是從何說起呢?沒有誰能夠奪去你的好日子。”
  長隗朝伯嚭懷中偎緊,說:“還是不說也罷,省得相爺憂心。”
  伯嚭說:“嘿,吞吞吐吐,快說,怎么回事?”。
  長隗說:“我們上街玩,遇見伍相國了。他盯著我追問:你家哪里?我覺得你說話怎么像是越國口音呢?你是不是越國人?”
  “別說了!”伯嚭突然大叫起來,“呼啦”一聲坐了起來。咬著牙說:“可惡的伍子胥!他還說什么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吉林时时开奖公告 新疆时时号码走 白小姐一肖一码:期期谁 手机秒速时时有假吗 福彩3d胆拖投注表 重庆时时开奖规律 体彩排列三98走 辽宁快乐12遗漏top 重庆时时方式方法视频 3D全部开奖结果 好玩的pc单机麻将 重庆时时fc登录网址 四九论坛推荐公式规律 安徽时时平台下载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表 十一运夺金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