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三十六章 雅魚入宮

第三十六章 雅魚入宮


  不出范蠡所料,吳王真是在打雅魚的主意。就現在的情況來說,這是無法抗拒的。
  范蠡連日來一直在不停地勸說越王。面對強大的吳國,身陷囹圄的君臣三人,只能任人宰割。
  生氣是沒用的,憤怒是沒用的,發瘋發狂也是沒用的。反抗是沒用意義的,反倒會招致殺身之禍。
  除了忍耐,別無他法。
  雅魚在一個下午被一輛車子接走了。勾踐沒有任何表示,范蠡扶著勾踐沒進了石屋,他感到越王的身子在微微顫抖。
  范蠡說:“君王,吳王對你的侮辱,已經到了最大的限度了。我們的情況會向好的方面轉化。現在吳王已經和伍子胥之間有了隔閡,不再聽伍子胥的話了。我們還要抓緊伯嚭,作為護身符,現在王后又在吳王身邊。這幾種因素加在一起,就可以保證,君王暫時沒有生命之憂。”
  越王說:“寡人如此茍活,生不如死。倒是可讓少伯花費許多心血。”
  范蠡說:“君王,臣終究沒能擋住吳王的對君王的侮辱,臣做的不好。但臣以為,君王能夠保住性命活下來,我們就贏了第一步。”
  “下一步我們的目標就是讓君王回國。只要君王能夠回到越國,我們就復國有望了。”
  越王嘆了口氣,說:“少伯,寡人方寸已亂,一切事體,都有少伯操弄。少伯心中是否已經有了謀劃?”
  范蠡:“沒有,臣還不知道怎么做。但我們有了這個目標,就有了向前的方向了。現在急需要做的就是把王后救出吳宮。”
  越王點點頭,說:“少伯想好怎么做了嗎?”
  范蠡說:“沒有,臣一點眉目也沒有,但一定會想出辦法的。請君王給臣一點時間,讓臣去運作。”
  越王說:“少伯放手去做就是了。你全權代表寡人。”
  范蠡說:“謝君王授權。”
  雅魚在范蠡的勸說之下,放棄了輕生的打算,也做好迎接磨難的心里準備。所以當吳王的車輛來接她時,很平靜地和越王告別,囑咐范蠡照顧好越王,便登車而去。
  進入吳宮,便有宮女上前,將雅魚扶下車,伺候她沐浴更衣,上了晚妝。然后有宮女挑燈引路,來到一處宮殿。吳王正在里面等她。
  宮女無聲地退了出去。
  華燈明亮,宮殿里寂靜無聲,雅魚低頭站立。吳王看著雅魚說:“卿是雅魚嗎?”
  雅魚說:“我是雅魚。”
  吳王說:“面見寡人如何不拜?”
  雅魚說:“吳王是勝利者,靠強力將雅魚擄進宮來,實非雅魚所愿。故不參拜。”
  吳王笑笑:“有性格。寡人喜歡有性格的人。夫人,你見寡人不拜,是失禮行為。你不怕寡人生氣嗎?”
  雅魚抬起頭來,看著吳王,冷笑著說:“吳王生氣,又能如何?殺了雅魚嗎?”
  吳王說:“夫人天生麗質,寡人仰慕已久,自然不會殺你。但寡人知道,夫人心中割舍不下的是越王,寡人可以殺了越王,斷了夫人的念想。”
  雅魚說:“雅魚知道你會這樣說,也會這樣做。雅魚還知道,就是雅魚拜倒在吳王膝下,吳王一不開心,照樣還是會殺了我的君王。既然雅魚不能用自己換得越王一命,雅魚何必還要自甘下賤呢?”
  吳王說:“只要夫人,赴巫山之約,愿修燕好,誰說寡人要殺越王?寡人知道,唯一能夠討得夫人歡心的方法,就是善待越王,寡人怎么會殺死越王惹得夫人傷心呢?只要夫人給寡人一點好顏色,寡人定當善待越王。”
  雅魚臉上神色平和許多:“吳王說說,將如何善待越王。”
  吳王說:“寡人會免除越王勞役之苦,不再做養馬等粗重活計。”
  雅魚說:“就這個?”
  吳王說:“寡人不再要越王充當馬前之卒,不再為寡人執鞭牽馬。”
  雅魚說:“就這個?
  吳王說:“越王可以搬出石屋,住進先王陵園。寡人可以封他為守陵尉,并派司馬轍為其護衛,以供驅使。按下大夫例制發放薪俸。”
  雅魚搖搖頭。
  吳王說:“夫人還有什么不滿足,這可是破例了。”
  雅魚說:“越王是滅國之王,給與這樣的待遇已經很好了。雅魚不是不滿足,而是不相信。”
  吳王說:“夫人是不相信寡人,怕寡人出爾反爾,說話不算話?”吳王抽出書案上的寶劍,一揮手斬掉書桌一角,寡人如果說話不算話,如同此桌!
  雅魚搖搖頭:“吳王不必詛咒發誓。不是雅魚不相信吳王,而是不相信朝中大臣。他們七嘴八舌,花言巧語,就能說得吳王改變主意。”
  吳王憤然說:“寡人豈是沒有主張之人,誰能說得寡人改變主意?”
  雅魚說:“伍子胥伍相國。伍相國是前朝老臣,位高權重,他一直以為,越王君臣是假投降,有野心。必欲殺之而后快。雅魚敢問吳王,越王君臣入吳為奴,人在你手上,越國現有吳國大軍駐扎,越國沒有一兵一槍,就是有野心又能咋樣?能損吳國一毛乎?越王為吳王執箕帚,反倒被殺,何如當初決一死戰,還落得一世英名呢?”
  吳王說:“伍相國雖然是一片忠誠,但是個死心眼,看問題有點不會拐彎。他在寡人這里鼓動要殺越王,寡人要是聽信他的話,越王現在還會活著嗎?”
  雅魚說:“吳王要是有自己的主張,不聽信讒言,雅魚愿意侍奉君王。”說罷跪下,一拜到底:“臣妾拜見君王!”
  吳王大喜,連忙伸手拉起:“愛卿免禮,快快起來。”
  吳王拉起雅魚,卻發現雅魚滿臉淚痕,如雨中梨花,讓人心疼。連忙問:“愛卿不要啼哭,寡人所言,明天就著人辦理。”
  雅魚哭著說:“臣妾有一件事,不得不向君王奏報。臣妾入吳,要莫殺之,要莫只能侍奉君王。別人是不能染指的。然臣妾已被玷辱,還是懇請君王不要嫌棄。”
  吳王說:“這事寡人也是后來才知道,伍相國做事糊涂,寡人也十分生氣。”
  雅魚說:“事關臣妾清白,妾不敢不說。臣妾當時就對伍相國說,雅魚入吳,只能侍奉君王一人,他人染指,那是對君王的褻瀆。可是伍相國不聽,還把寶劍擱在妾的脖子上逼迫妾去侍奉晉國來使。妾本想以死拒之,但想到君王恩德,又放不下越王,只能含辱順從。”
  吳王恨恨地罵道:“伍子胥真真可惡至極!竟然讓寡人帶上綠帽子。”
  雅魚直視傷心地哭著,不再說話。
  吳王坐立不安,說:“夫人不要啼哭,寡人讓你哭的不好受。”
  雅魚流著淚說:“請君王不要嫌棄雅魚破殘之身。”
  吳王說:“寡人哪會嫌棄呢?寡人恨死伍子胥了。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讓夫人開心。”。
  雅魚說:“君王哄我,哄哄我就開心了。”
  一句話說的吳王魂兒都沒有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幸运分分彩全计划安卓 河南11选五销售额 比特币一分赛计划 2019年香港历史开奖记录结果 江苏时时走势 买啥足球好 云南时时彩开奖码 e彩乐在线手机版注册 白姐免费统一库图 手机版超级时时缩水 捕鱼达人手机版 为四川快乐l2任五遗漏怎么查 山西快乐十分app下载 老时时杀号 麻将机作弊器 河南快三走势图近1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