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三十七章 夜見雅魚

第三十七章 夜見雅魚


  雅魚被吳王召進宮去,沒有異常情況發生。這讓范蠡十分欣慰。范蠡知道,雅魚雖然容貌俊秀,千嬌百媚,但骨子里卻是十分剛烈。
  她為了使越王擺脫隨時可能被殺的困境,寧愿進宮去侍奉吳王,這對雅魚來說,是比死更為困難的事。這讓范蠡從內心深深感佩。
  吳宮內侍來到石屋,宣布了吳王的幾條旨意,第一,越王不再從事養馬的事,搬出石屋,住進闔閭陵園。第二,封越王為守陵尉,享受下大夫薪俸。第三,司馬轍帶原班人馬一同住進陵園,作為越王親隨,照顧越王的生活,護衛越王的安全,當然還有監督的意思。事實上,司馬轍早已成了越王的人。第四,越王可以在姑蘇城里自己活動,但不許出城。
  越王境遇一下子好多了,安全也稍微有了保障。這當然是雅魚在越王面前爭取來的。
  越王卻始終郁郁寡歡,范蠡知道,越王一直為雅魚進宮的事難過。他是曾經的君王,他的女人,哪怕是棄婦,他不要的女人,也是不許別人染指的。現在,吳王以勝利者的姿態,霸占了他的女人,他怎么能快樂得起來?
  雖然他知道,憑借雅魚之力,他的境況得到改善,但他心中的結始終解不開。
  君臣閑居沒有事,范蠡就陪越王聊天,百般勸慰。
  范蠡說:“君王,臣曾說要設法解救王后,但至今沒有想出辦法,臣真沒用。”
  越王說:“寡人不是糊涂人,知道這種事是要找機會的,好在王后在吳國不致受苦,寡人稍微心安。”
  范蠡說:“臣對這事做了分析,吳王是勝利者,十分驕橫,不會聽的進去任何道理的,任何說辭,都只能起到壞作用。要想王后離開吳宮,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
  范蠡說:“找一個比王后更美麗的女子送給吳王,才有可能讓王后出離吳宮。”
  越王點點頭,說:“這主意很好。但這女子必須是越國的,是我們的人,才能對吳王有影響力。”
  范蠡說:“君王同意這個辦法了嗎?”
  越王嘆息說:“我同意有什么用?我們只能在都城里活動,出不了都城,去哪里找一個越國女子?”
  范蠡說:“這辦法,由臣來想。”
  越王說:“還有一個難處,天下想找到比雅魚更美的女子,也是一件難事。”
  范蠡說:“天下之大,這樣的女子總會有的。君王,事情就這樣定了,我們要讓吳王放我出去回到越國,找一名絕色女子,來換出雅魚王后。至于怎么做,臣來想辦法。”
  勾踐說:“誰能把這話告訴吳王,說我們愿意為他找一個更美女子?而且還要做的不動聲色,讓吳王毫無覺察。”
  范蠡沉默一會說:“這話肯定不是我們來說,我們沒有機會說,就是有機會說,也會露出痕跡,引起吳王懷疑。能夠接近吳王的只有伯嚭和伍子胥。”
  越王說:“他們?”
  范蠡搖搖頭,說:“伍子胥是不會說這個話的。他對我們君臣一直懷有戒心,一直念念不忘地要殺死我們。另一個就是伯嚭,這個人也不會這樣做。伯嚭聰明絕頂,讓他發現一點蛛絲馬跡,他就會識破我們的陰謀。不過伯嚭被我們收買,他害怕我們捅出他受賄的事。一定會極力保護我們。另外,通過我們挑撥離間,伯嚭和伍子胥也有很深的矛盾。這些情況都是對我們有利的。但他們對我們救出王后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
  越王說:“少伯,吳王對你印象不錯,要不你對吳王說?”
  范蠡說:“千萬使不得,吳王比誰都聰明,他如果發現自己被人算計了,在按照別人的意圖行事,那就壞大事了,所以這件事必須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越王說:“這么說,我們的人,沒有誰能夠接近吳王了?”
  “有。有一個人可以接近吳王。”
  “誰?”
  “雅魚。”
  越王拍拍腦門說:“我糊涂了,愣是把雅魚給忘了。可是雅魚怎么知道我們的計劃呢?”
  范蠡說:“我進宮去,把這計劃告訴雅魚王后。然后安排她怎么做。”
  越王說:“吳宮戒備森嚴,萬一……”
  范蠡說:“君王,還有別的辦法嗎?以臣的功夫,自由出入吳宮還是沒問題的。”
  越王說:“好吧,寡人同意你這樣做。”
  …………
  入夜。吳宮。
  后宮里燈火通明。這里看不到站崗放哨的,也不見巡邏的衛兵,按照禮法,保衛后宮的禁軍都在后宮的周圍。正常的男人是不能進入后宮的。
  范蠡輕松地越過禁軍的警備圈,進入了宮里。后宮很大,分成好幾個部分,,宮娥才女按照不同的等級活動在不同的區域。在這里活動的內侍,都是閹人。
  范蠡伏在瓦壟上,整個后宮盡收眼底。雅魚住在哪里呢?
  他下了屋頂,在房屋陰影的掩護下,向前尋找。前面一所房子里面亮著燈,外面站著兩個內侍。
  范蠡竄上一顆廣玉蘭,透過密密匝匝的樹葉,向里面觀看。原來這是吳王的書房。吳王正在書房里批閱奏章。
  那么雅魚的住處就不會遠。范蠡在樹上俯瞰整個后宮,發現西北角,有兩個宮女挑著燈籠在前面走,后面跟著一個人,從哪身影看出,正是雅魚。
  范蠡輕輕從樹上落下來,一點聲息都沒有。后宮里很安靜。范蠡看一下,周圍沒人,便撒開腳步,像一只夜行鳥,向西北角飛去。
  雅魚在兩名宮女的服侍下,沐浴完畢,回到住處,剛剛坐下,忽然聽得外面傳來兩聲貓叫:“喵——喵——”
  雅魚心里一陣激動,這是她和范蠡約好的暗號。就是說,現在范蠡正在外面。雅魚對兩個宮女說:“我有些累了,想歪一會,你們出去吧,有事就叫你們。”。
  “是!”兩個宮女答應一聲,便向外退出,互相看一眼,露出會意的竊笑,夫人來了,吳王貪戀,夜夜笙歌,那能不累?
  雅魚打發走了兩個宮女,忽見像一片樹葉,面前落下一個人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广东快乐十分快一定牛 秒速时时开奖视频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体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图表10 白小姐中特马开奖结果 999白菜手机版 黑龙江十一选五app 江西时时事件 今日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福利彩票中奖 淘宝网新快3走势图 广东时时几分钟 广乐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开奖结果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记录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