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四十五章 浣紗溪邊

第四十五章 浣紗溪邊


  那只受傷的狼,并沒有離去,而是在附近山頭上嚎叫,召喚遠處的狼群。
  范蠡對施樵說:“我們趕快離開這里,不然可能會受到狼群的攻擊。”
  施樵還要去挑柴火,范蠡說:“算了,等狼群過去了,再來挑木柴。”
  范蠡提著劍,施樵拿著長斧,離開那個小山谷時,他們發現被狼群包圍了。
  一只狼,在他們后面不遠不近地跟著,接著發現兩側的山林中也有狼的身影。范蠡說:“大叔,我們被狼群包圍了。”
  施樵說:“看來免不了和狼群打一仗了。”
  范蠡說:“我們背對背作戰,互相照應。”
  施樵說:“好,就這樣打。”
  狼群在縮小包圍圈。范蠡數了一下,一共是八只狼。跟隨著走了二里路,狼群發起了攻擊。
  一只狼沖上來,距離一丈遠突然跳起來,直撲范蠡。范蠡并不慌亂,等到那狼距離二尺遠的地方,手中寶劍向前一送,就插進了狼的肚子,側身一帶,那狼就摜在一邊,發出一聲慘叫。
  一回頭,另一只狼已經接近了身體,急忙轉身,寶劍一晃,就深深插進狼嘴里。
  施樵揮動斧頭,砍斷了一只狼的脊梁,另一只狼沖過來,大嘴一張,就咬在他的大腿上。
  施樵忍住痛,回手一斧頭,敲在狼頭上。那狼松開嘴,倒地而斃。
  狼群的第一波攻擊過去了,二人殺死了四只狼,施樵也受傷了。
  狼群退回去了,在幾十米外的樹叢里,向這邊窺探。
  施樵倒在地上,鮮血很快濕透了褲子。狼牙撕咬后,比刀子割了還疼痛,劇烈的疼痛襲來,施樵臉色慘白,頭上爆出豆大的汗珠。
  施樵要緊牙關,忍者劇痛,不發出一聲呻吟。
  范蠡說:“大叔,我來看看你的傷口,你看著狼群,如果有狼沖上來,你就提醒我。”
  施樵吸溜著涼氣,說:“大人,我真沒用。”
  施樵的傷口在膝蓋上面一點的地方,那狼還沒來得及撕扯,就被擊斃,只留下幾個齒洞,范蠡拿出刀創藥,到出一些敷在傷口上,然后從衣服上割下一片布,把傷口包扎起來。
  “好了,大叔,感覺怎么樣?”
  施樵說:“大人,好多了。”
  范蠡向四面山林看去,再也看不到狼群的身影。八只狼,一個沖鋒就被殺死一半,狼群知道再也得不到好處,。便悄悄退走了。
  范蠡說:“大叔,你怎么樣?”
  施樵說:“我現在疼得厲害,等一會,就會好一點。就可以走路了。”
  范蠡說:“你的家離這里多遠?”
  施樵說:“從這里向北,大約三里路,有一條五六丈寬的山溪,邊上有一個大村子,叫苧蘿村,我家住在最西頭。”
  范蠡說:“苧蘿村?這么巧,我正是要去苧蘿村。來。我背你回家。”
  “不不,大人,我哪能要你背,歇會,我自己能走。”
  范蠡說:“大叔,這你就別客氣了,都什么時候了,我還能算是上將軍嗎?我們一起殺狼,只能算是戰友了。”
  施樵惶恐地說:“不不,大人,規矩不能亂,你永遠都是我們的上將軍。”
  范蠡說:“好吧,我們不爭這個。大叔,拿上你的斧頭,再拿上我的劍,武器不能丟,我們還不知道狼群會不會再次攻擊我們。走啦!”
  蹲下身子,把施樵的兩只胳膊拉到自己的肩上,一使勁,就站了起來,說:“大叔,你指路。”
  施樵伏在范蠡的背上,忽然覺得鼻子里發酸,說:“大人,這群狼可能是餓極了,特別兇殘,今天要不是遇上大人,屬下現在已經成了狼群的晌飯了。”
  范蠡說:“大叔,要不是有你,我一個人也未必對付得了這么多狼。”
  施樵覺得十分慚愧和不安:“屬下沒用,武藝低微……”
  范蠡說:“大叔,已經不錯了,出手就殺死兩只狼,我比你強一點,就是沒受傷。”
  所幸,狼群走遠了,再也沒有受到攻擊。走了一里多路,已經走出山林,再看漫山遍野,都種著苧麻和蠶桑,這都是織絹織布的原料。山林中到處生長著藤葛,那也是織布的原料。
  這座山叫苧蘿山,這個村子也以出產優質絹布而得名,叫苧蘿村。村里織出的絹布,要在村前的山溪中漂洗,這條山間小溪就叫浣沙溪。
  遠遠聽得歌聲響起,先是合唱,然后是獨唱,歌聲悠揚遼遠,使人生出迤邐的聯想。歌聲唱道:
  彼溪水兮清清,
  我浣紗兮凌凌。
  子不歸兮今在何處?
  望東山兮月下思君……
  歌聲停下,接著響起女孩們一陣嘻嘻哈哈的笑語。逐漸走進,已經看到溪水的對面,有二三十個女孩在水邊,一邊浣洗絹紗一邊說笑唱歌。
  施樵在范蠡的背上,說:“大人,這里頭也有我的閨女,西頭那個就是。”
  隔著溪水望去,這些女孩個個絕色,原來這里真的出美女,難怪名聲傳出百里開外。范蠡心里松了一口氣,送算找對地方了。
  溪水上有一座木橋,走在橋上,可以看到,那溪水清冽如酒,河里的沙底石塊游魚,看得清清楚楚。
  女孩們正在嬉笑,忽見一個俊美的陌生男子,背著一個人走過來,都停止歌聲,一起看著這兩個人。
  施樵的女兒眼尖,看到這男子背上背著的正是他的父親,叫一聲,跑過來:“阿爹,你這么了?”丟下浣洗中的絹紗迎上來。
  過了山溪,范蠡看到迎面跑來的這個女孩,突然感到一陣眩暈,他差點被這女孩的美麗擊倒。那女孩跑到對面,突然愣住了,一陣劇烈的心跳,讓她身上發抖,他還從來沒有看到這樣好看的男子。
  施樵說:“閨女,阿爹被狼咬傷了。”
  另一個同樣美麗的女孩跑過,說:“叔,你受傷了?”
  范蠡后來知道,最先過來的女孩是施樵的女兒,名叫夷光,因為他們家住在村子西頭,大家都叫她西施,后跑來的女孩,是西施的好朋友,名叫鄭旦。
  忽然一個女孩跑來,看著范蠡愣了一愣,隨即跪下去,叫道:“上將軍,蘿姜見過大人!”。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天神一樣的上將軍范蠡啊,難怪這樣好看。
  女孩們一起跪下:“參見大人!”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快三走势分析软件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广东时时11选5直播 王中王资料一肖中特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数据 青海快3走势图表 四川快乐12手机助手 哪有黑龙江时时视频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重庆时时手机 3d试机号后分析汇总中天图库 贵州贵州福彩快3 十三水报道是什么 四川快乐12计划群 大乐透开奖结果彩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