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四十六章 沉魚之美

第四十六章 沉魚之美


  村長也來了。
  村長已經七十多歲,頭發胡子全白了,他后面跟著全村的男女老少。他們聽說上將軍范蠡大人來到了他們的村子里,都爭相來看。
  在他們心中,第一崇拜的是他們的君王勾踐,然后最崇拜的就是上將軍范蠡。他們大多沒看過范蠡,但范蠡對越國君王的忠誠,對老百姓的熱愛,他們聽說了,也感受到了。范蠡的聰明和睿智,更讓他們佩服。他們中間流傳著許許多多有關范蠡的故事。
  而女人們則別有心思,他們聽說范蠡漂亮,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他們一定要來看看,范大夫到底有多好看。
  年齡大的,年齡小的,成親的,沒成親的,甚至十來歲小女孩,所有女人都來了。
  施樵門前有很大一片谷場,上面站滿了人。范蠡見大家這么熱情,便在人群中一邊走動,一邊和大家打招呼說話。
  人群中不時發出女人們壓低聲音的尖叫。他們看到范蠡,為他的美貌所震驚。
  苧蘿村處在大山深處,沒有遭到戰爭的破壞,這里物產豐富,老百姓過得富足、安寧而祥和。
  因為沒有受到世塵的污染,人心淳樸善良。
  女人們盯著范蠡看,男人們問長問短。范蠡覺得有必要對大家說幾句話,便站到高處。亮開嗓門說:“父老鄉親們,苧蘿村雖然在大山深處,你們也應該聽說了,我們越國打了敗仗,我們的君王也被吳國擄去做了奴隸,我們的君王為了保住老百姓不遭受吳國的血洗,自己去了吳國,把天下的苦難一人承擔起來。”
  人群里有人唏噓,有人啜泣。
  范蠡說:“我們都是越國的子民,君王為了我們在受苦,我們怎么報答君王呢?我要好好干活,多打糧食,多織布,把自己的日子過起來,這就是對君王的最好報答。我們還要多生孩子,多生男孩和女孩,讓我們的人丁興旺起來,讓我們的孩子愛君王,有血性,我們就不會受人欺負。”
  有個女人說:“大人,我們的男人打仗死了很多,都不夠用了,你在這給我們生孩子吧。”
  人群“哄”地一聲笑起來。姑娘們都捂著臉笑。
  另一個女人說:“你給我們生孩子,我們養活你。”
  村長站到范蠡身邊,舉著拐棍,說:“都別瞎說,范蠡大人是你們隨便開玩笑的嗎?誰再說這混賬話,我拐棍敲他腦殼!大人的話大家都聽見了嗎,好好干活,都別偷懶,保證家里有三年存糧,這才是對我們君王的最好報答。我們苧蘿村每年中秋都要舉辦一次慶豐大會。今天范蠡大人來到苧蘿村,是我們全村的大喜日子。現在我宣布。今年的慶豐大會提前召開,就在今天晚上舉辦,地點就在這片谷場上,”
  “噢——噢——”
  大家發出一片歡呼聲。
  慶豐大會,其實就是類似后世的狂歡節。一個村莊就是一個封閉的社區,每個村莊都有屬于自己的風俗習慣,都有自己的重大節日。
  慶豐大會,就是苧蘿村一年中最盛大的節日。村長一宣布,大家立刻跑去準備了。
  谷場上的人散去,只有西施和鄭旦還陪在范蠡身邊。范蠡這會才有時間仔細去看看眼前這位西施姑娘。那額頭飽滿光潔,眉毛濃黑而細長,眼睛大而深邃,鼻梁挺直,嘴唇不厚但很飽滿,面色白皙中透著粉紅,嘴唇是櫻桃紅而有光澤并滋潤。微笑著,露出牙齒,潔白而整齊。
  整個人看上去用兩個字可以形容:正好!高一分嫌高,矮一分嫌矮,胖一分嫌胖,瘦一分嫌瘦,一切都恰如其分!
  后世人曾有人形容西施之美,用了三個字:沒話說!那意思是人類的語言無法形容西施之美。任何華麗的辭藻,生動傳神的描寫,用在西施身上,都顯得蒼白無力。
  站在西施身邊的鄭旦,竟然和西施同樣美麗,雖然二人的美,風格韻味很不相同,但是其美麗程度卻是一樣的。
  范蠡感覺到,兩個女孩的美麗并不是僅僅是容貌上,而是內在的那種未經勾兌的老酒那樣原汁原味的氣質,淳樸,簡單,善良。
  范蠡心中說:“這兩個女孩,正是我要找的美女。真是上天保佑,這兩個女孩也許就是越國復國的希望。”
  而站在身邊的西施和鄭旦,心里卻是另一番感受,她們早就聽說了大夫范蠡的俊美,被人傳說為天下第一美男。作為女孩,當然是心向往之。但她們身居大山深處,恐怕連看一眼范蠡大夫的可能也沒有。
  不料想,這個心目中神一樣的人物,突然出現在他們的小山村,而且可以這樣近距離地看他。
  果然是名不虛傳,范蠡的美貌,范蠡高貴氣質,范蠡的聰慧和睿智,一下子就把兩個女孩擊倒了。心“砰砰”跳,臉“呼呼”出火,喘氣也不順溜。那眼睛卻舍不得離開。
  范蠡也是年輕人,他為兩個女孩的美麗而震撼,他想保持鎮定,他知道這兩個女孩不屬于自己,他要把她們們帶走,獻給吳王。
  但他那年輕的身體不聽指揮。不由得咽下一口口水,內心深處涌起一種想把著女孩擁在懷中的渴望。他努力的壓制這種渴望。強力的壓抑,讓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你叫西施?”
  “嗯,”
  “你叫鄭旦?”
  “嗯”
  “你幾歲?”
  “十六。”
  “你幾歲?”
  “十六。”
  “知不知道,你很好看?”
  “不知道,只聽大家這樣說。”
  “那我告訴你們一句真話,你們真的很漂亮。”
  “大人覺得我們好看嗎?”
  范蠡說:“再告訴你們一句真話,我被你們嚇壞了。我從來都沒有看到你們這樣漂亮的女孩。”
  兩個女孩的臉紅了,像七分熟的山棗。兩個女孩互相看看,滿臉的羞澀和幸福。
  西施說:“大人,你知不知道你是天下最好看的男人呀?我都不敢看你,一看見你就喘不出氣。”
  范蠡有點喝高了的感覺,說:“我是個當兵的,我漂亮不漂亮無所謂,不過聽你夸贊,我心里還是很快樂。”
  兩個女孩低聲笑了,嬌羞地說:“大人快樂就好。”
  鄭旦抬手理了理西施一縷發髫,西施說:“有點亂嗎?”
  鄭旦點點頭。
  西施一拉鄭旦,跑向水邊,拔下發簪,打開頭發,把溪水當作鏡子,梳理她那濃黑的長發..
  范蠡慢慢踱過去,那溪水清澈見底,水中游魚一見西施梳頭,便靜靜地沉到河底的細沙上,一動不動。
  范蠡感嘆說:“西子之美,美可沉魚啊!”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北京赛pk10玩法说明 广西快今天预测 高尔夫梭哈赌场 内蒙古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49码开奖公式规律 时时彩开奖软件app下载 淘宝爆款怎么做 皇城黑龙江时时 曾道人开奖结果 山东时时怎么玩 2v2街头篮球破解版 安徽快3app 黑龙江时时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总出的4个号 龙腾彩票app下载 重庆时时彩皇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