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五十二章 千年狐妖

第五十二章 千年狐妖


  當時,范蠡和蘿姜議論著對于西施和鄭旦進行培訓的事。范蠡這才知道,蘿姜是個很有見識的女孩,不由對她刮目相看。
  兩個年輕男女親密接觸,難免有些親昵舉動。二人正沉浸在歡愉之中,忽然覺得眼前一亮,一座宮殿一般的建筑出現在眼前。
  范蠡和蘿姜立刻分開,吃驚地站立起來,西施和鄭旦也驚醒,跑到范蠡跟前。
  鄭旦有些驚慌:“大人,我們這是在什么地方?”
  范蠡搖搖頭:“我也弄不清這是怎么回事。”
  蘿姜說:“剛剛我正和大人在說話,突然之間這個宅子就出現了。”
  范蠡說:“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驚慌。如果出現什么危險的情況,大家不要離開我太遠。”
  三個女孩都緊緊圍繞在范蠡身邊。
  抬頭看去,那暗紅色的大門緊閉著。高大的門樓上懸著一塊匾,上面寫著“土城”兩個大字。門廳里掛著兩只大燈籠,照得門前一片雪亮。真是好氣派啊。
  范蠡是越國的上將軍,朝中的王公貴族他都知道,沒有哪一家有這樣豪華的宅第。整個越國也沒聽說有過這樣的富豪人家。更沒有聽說有土城這個地方。
  這是怎么回事?
  正在詫異間,忽聽得大門里面有動靜,隨即大門緩緩開啟,里面走出一隊手提燈籠的宮女,出了大門,便分立兩邊,緊接著大門里面走出一位七八十歲的老頭,手里拄著一支頭上裝飾著如意云紋的拐杖,顫顫巍巍地對著范蠡一躬身,用蒼老的聲音說:“小老兒不知道先生和幾位姑娘來訪,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那老頭一襲白色長衫,須發皆白,那白色發髻上插著一支紅色玉簪,格外顯眼。
  范蠡和三個女孩急忙還禮。范蠡說:“在下范蠡,攜幾位姑娘路過寶地,驚動了老人家,真是打擾了。”
  老頭說:“久聞先生大名,今日得見,何幸如之。快請里面坐地敘話。”
  范蠡說:“夜已深沉,怎敢打擾清夢。”
  老頭笑道:“貴客臨門,蓬蓽生輝,何來打擾之說,先生請,姑娘們請!”
  看不出有什么惡意,過分推辭,有點小氣。范蠡對姑娘們說:“老人家盛情邀請,我們進去稍作停留吧。”
  宮女提著宮燈在前頭引路,老頭領著范蠡和姑娘們隨后。進了大門,是一個很大的庭院,亭臺樓閣在夜幕下默立,院子里栽植奇花異草,陣陣奇香襲人。
  一行人順著甬道一路向前。
  進入中堂,里面更是燈火輝煌,奇石古玩,雕梁畫棟,極盡奢華,宛如皇家。
  那老頭把范蠡幾個領進來,突然對著范蠡參拜下去:“小老兒胡丘,拜見恩人!”
  范蠡吃了一驚,連忙拉住老頭:“老人家,范蠡是晚輩,怎么受得住如此大禮。”
  老頭含著淚,說:“恩人,胡丘只有一個兒子,若非先生相救,早就沒命了。子華,還不快來拜見恩人!”
  只見幕后轉出一個錦衣少年,面如滿月,華彩鳳儀,瘸著一條腿,走上前,對著范蠡倒頭便拜:“子華叩見恩人,感念恩人救命之恩!”
  范蠡糊涂了,看看老者,又看看少年,弄不請這是怎么回事:“老人家,公子,范蠡初次相見,何來恩德?”
  老者說:“恩人是良善之人,當不以異類見惡。前者,小兒子華身遭磨難,九死一生,得先生相救,并賜仙藥包扎。而今已然痊愈。先生忘了這事?”
  范蠡說:“老人家,在下真的記不起何時何地救過令公子,還請明示。”
  叫胡丘的老頭說:“先生可記得十幾天前獨自在山中行走,救了一個身陷獸夾的小獸?”
  范蠡恍然大悟,他的確在山中救過一只小獸,當時小獸垂死,范蠡給他上了藥,還進行了包扎,原來那小獸竟然是一個妖仙,原來這一家子都不是人類啊。
  范蠡說:“原來那受傷的竟然是公子啊。老人家,想來你是——?”
  老頭點點頭,說:“胡丘,狐也,當年隨禹王治水來到越地。禹王駕崩,老兒闔家為禹王守陵,至今一千五百余年矣。”
  老狐貍活這么久啊!范蠡心下感嘆,今天跑到狐貍窩里來了。
  范蠡說:“原來是老神仙。范蠡不明白,既有千年道業,為何能被那小小機關所困呢?”
  胡丘說:“先生有所不知,合當小兒有此一劫。獵人是我等天敵,無法破解機關。今以挑明真相,還請先生勿要以異類而嫌棄。”
  老頭說吧,臉上露出羞愧之色。范蠡心道,看來這妖精有點來頭,而且心腸不壞,不知他邀我們來家,是何用意。
  老頭好像知道了范蠡的心思,說:“先生勿疑!胡丘邀請先生并無惡意,唯報恩而已。越地乃禹王后裔,傳承二十余世。今遭滅國。越王入吳為奴。先生設千古奇計,意圖復國。尋天下奇女子,以獻吳王,促吳國衰竭,先生率兵突起,仇可報,恥可雪,國可復也!”
  范蠡心中吃了一驚,自己設下美人計,天下不超過五個人知道,此乃絕密之事,怎么這個千年老狐卻是一清二楚。;當下說道:“老人家,身居世外,天下事卻洞明秋毫,不知有什么可以教我?”
  老者說:“這件事成與不成,全在幾位姑娘身上,請幾位姑娘在庭前走上幾步,讓老兒看看,有什么能幫助你的。”
  范蠡說:“走上幾步,給老人家看看。”
  西施鄭旦和蘿姜,從左面走到右面。老者微微搖頭,說:“幾位姑娘天賦極好,但卻是未經雕琢之璞玉,須加雕琢方可當此大任。我聽說,玉不琢不成器,以未經雕琢之璞玉獻于吳王,倘若吳王生了厭倦之心,則先生計敗矣。”
  “男人好色,好的是新鮮,若要在吳王面前長久保持新鮮感,幾位姑娘必須學之習之。”
  這正說道范蠡心里去了,立刻說:“老人家,我也這事犯愁,不知哪里聘請高人訓練這幾個姑娘。”。
  老者拈須微笑,說:“這事正好老兒能幫得上忙。老兒膝下有女名喚子媚,習得先天狐媚之術,幾位姑娘習得一二,便可使吳王寵戀不已。子華,趕快喚你姐姐出來。”
  白衣少年答應一聲,瘸著腿,向內院跑去。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加拿大pc28官网开奖网址 时时缩水软件手机 平码公式破解 可以兑换现金的棋牌 长沙红灯区都有哪些地方 打麻将技巧 江西时时被停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山西 欢乐生肖走势图热冷号 梭哈什么意思 南昌沐足店怎么玩 龙虎榜数据实时查询 福老时时在哪查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湖南快乐十分破解 上海时时几分钟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