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五十四章 土城別院

第五十四章 土城別院


  訓練的場所在土城的后院。訓練時不許別人在場,連范蠡也不許看,可能是避免尷尬。畢竟訓練的內容是如何對付男人,如何把男人迷惑的神魂顛倒。
  西施、鄭旦和蘿姜都是十六歲,她們都和范蠡有過一些親密接觸,但那只能算親密接觸,而沒有實質性的關系。
  范蠡是上將軍,是女孩們崇拜的對象,范蠡如果是要了她們,她們是不會拒絕的,也不會反抗的。似乎在那個時代,范蠡還沒有聽到女人抗拒這種事。
  但范蠡沒有這樣做。必須保證,把這三個女孩交到吳王手中時,她們是處女之身,這樣,才能讓吳王心理上得到極大的滿足。加深吳王對他們的依賴,
  范蠡的前世,只是一個連長,基層軍官,沒有接觸過女人。但沒接觸過女人,并不是不想女人,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不想女人是不健康的。
  但他的這種欲望被壓下去了,那時,老毛子在北部邊境陳兵百萬,大戰一觸即發,國家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頭,他心里都是為國捐軀、馬革裹尸的豪壯情懷,想女人這事已經,被擠到一個很不重要的角落。
  他在炸毀老毛子一輛坦克后,被一顆子彈擊中,在犧牲的一瞬間穿越了,回到兩千多年前,成為越國的上將軍范蠡。他的前世沒有這樣的才能和能力擔此重任。但他不僅占有了原主的身體,還繼承了他的全部學識和記憶。
  他沒有享受一天上將軍的富貴豪華的生活。迎接他的是一場全軍覆滅的大戰。越國滅亡了,他被歷史推上了復國之路。他作為歷史上第一位陰謀家,要憑自己的智慧復興越國。任重而道遠。
  讓人羨慕的是,他接觸了大量的美女,包括天下第一美女西施。他為西施的美貌所傾倒,為西施的淳樸和善良所感動,他不可救藥地愛上了西施。
  愛上一個女人,手一伸就可以得到這個女人,但卻要親手把這個女人送給敵人。這種痛苦會讓人崩潰的。
  西施她們在接受訓練。范蠡卻突然沒事了,但他不敢離開,胡丘一家作為妖仙,為了感恩,是冒著觸犯天條的風險在幫助他,但他還是不放心,他必須每天見到三個女孩一次,才放心。
  子媚對他說,要把狐媚之術全部學完,最少得三年時間。范蠡說不行,他不能等三年,最多給她三個月,就要把三個女孩訓練成功。
  三個女孩的角色是,西施和鄭旦作為吳王的賓妃,蘿姜作為西施的侍女丫鬟。
  子媚告訴他,訓練內容十分龐雜,但歸結起來就是一句話,讓男人永遠不斷地從她身上獲得新鮮感。每天都像新婚初戀那樣新鮮美好。這事說說容易,做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訓練的目的就是變不可能為現實。
  范蠡懂得一點歷史,他知道后世唐朝的楊玉環就做到了,她能讓皇帝在三千佳麗中獨愛她一人,而且保持幾十年不變。這在情感的經營上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子媚的訓練是十分有效的,三個女孩的變化十分明顯。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范蠡別說見到西施鄭旦,就是見到蘿姜,就不可遏制地產生了反應。女孩什么也沒做,什么話也沒說,就有這樣的效果。
  范蠡一臉的尷尬,子媚抿嘴竊笑。
  子媚告訴范蠡,這只是初步階段,女孩們還不能使自己的魅力收放自如。等訓練完成之后,女孩們可以隨意釋放和收斂自己的魅力。那時,范蠡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尷尬了。
  范蠡說:“這才好嘛,要不然我整天和她們在一起,能保證不出點事?”
  子媚偷偷地看一眼范蠡,暗想,這是個真男人!
  范蠡心中暗暗稱奇,子媚對女孩的訓練竟有這樣神奇的效果,這樣就不怕吳王不乖乖聽話。他對復國的信心更足了。
  至于是怎么訓練的,不讓看,范蠡也不問。
  土城是一個龐大的建筑群,只有胡丘一家三口住在里面,還有十來個宮女做一些雜務,偌大的宮殿一塵不染。
  而他們吃飯更是不可思議,隨便揪幾片樹葉,就能變成一頓豐盛的餐飯。隨便裁一縷山嵐,就是一件紗裙。
  處處透著神奇。
  做神仙真好!
  范蠡徹底沒事。老頭陪他下棋,給他講一千多年來華夏大地上發生的重大歷史事件。子華陪他到處游玩。他自己也會走出土城,去山林中玩。
  那一天,他在山林中溜達的久了,回來時,怎么也找不到土城了。他在山林中鉆來鉆去,面前是無窮無盡的樹木,茂盛的山草,草叢里傳出草蟲的唧唧鳴叫。周圍一片寂靜。
  操蛋!這是去了哪里?怎么會找不到回去的路呢?
  范蠡有些累了,坐在山坡上休息,月亮升起來,月光明亮而華美。讓人的心也沉寂。
  算了,不找了,就在這睡一夜。范蠡躺下去,閉上眼……
  “嘻嘻!”一聲嬉笑在耳邊響起,“先生,怎么躺在這里?”
  一睜眼,子媚站在身邊,看著范蠡發笑。
  范蠡揉揉眼,尷尬地說:“子媚君,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子媚說:“土城不是在那邊嗎?”
  順著她的手指望去,土城那高大巍峨的門樓,就在眼前,相距不到一百步。
  見鬼!我剛才轉悠了大半天,愣是沒看見。范蠡心中驚詫不已。
  子媚笑吟吟地說:“先生,我們回去吧。”二人出了樹林,進入土城大門,范蠡說:“子媚君,等會,土城里我都走遍了,怎么沒看到過這個地方啊?”
  子媚說:“這是土城的一個偏院。你肯定是沒來過這里。走吧,你不是有點困嗎,先歇會,再回正院。”
  聽得這么一說,范蠡覺得真的有點困了,有個房間睡會才好。子媚領著他,進來一個很大的房間,里面燈光明亮,風穿過窗戶吹進來。那帷幔在微風中輕輕擺動。桌上小鼎中插著一支點燃的香,香煙在裊裊上升,一股異香在空氣中繚繞。
  范蠡有些恍恍惚惚,聽得子媚說:“范君,你是一個好男子,你讓子媚心動。”
  范蠡醉醉地看著子媚,好似一朵帶露的荷花,他似乎失去了思維能力,不知道子媚說的是什么意思。。
  “范君,你會不會嫌棄妾身是異類呢?”
  范蠡還是不知道這話是什么意思。但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做好了準備。他看到,子媚輕輕解開了衣帶……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福彩3d图谜字谜总汇 上海时时乐乐 内蒙古11选五最大遗漏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快三分析软件 441133上图最早看图区开奖 qq游戏扎金花叫什么 新浪时时图 曾道免费资料大正版全精准2019 上海快三中奖规则 赢钱游戏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 上海快三一定牛基本走势 正坂赛马会资料开奖结果 赛车pk10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