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是范蠡 > 第五十五章 扎心之痛

第五十五章 扎心之痛


  一轉眼,三個月過去了。三年的訓練課程,在三個月內完成了。西施鄭旦和蘿姜身上看不出任何變化,西施還是那么忠厚,鄭旦還是那么直率,蘿姜還是那么機敏。
  范蠡說:“這就成了?”
  子媚說:“成了。”
  范蠡說:“一開始,我還看出她們的變化,現在連一點變化都看不出來了。”
  子媚說:“她們已經進入最高境界——回歸本真。狐媚之術,說到底就是一種術,就像你不拿著刀在竹簡上刻寫,竹簡上就不會有字,她們沒有把術使出來,你當然什么也看不出來。”
  范蠡說:“原來是這樣啊。”
  子媚說:“你是他們最愛的男人,他們以真面目對你,是對你的最大尊重。略微帶一點表演,就不是這樣了。”
  范蠡說:“你覺得她們能對付吳王嗎?”
  子媚說:“我有信心。”
  范蠡感激地說:“謝謝子媚君。幾個月來,真是辛苦你了。”
  子媚說:“家君之命,不敢不聽,就是沖范君正好的人,子媚也愿意幫你這個忙。”
  這天晚上,姑娘們終于不用加班訓練了,吃了晚飯,他們可以自由地轉悠,玩玩,說說笑笑,或者坐著發呆,躺在床上都可以。
  范蠡對胡丘說:“老人家,我們在這里打擾幾個月了,我們要走了。”
  胡丘說:“先生在做正事,我們只是幫個小忙而已,怎么說是打擾呢?不知道先生打算何時動身?”
  范蠡說:“沒有其他的事的話,我們打算明天就動身。”
  胡丘似乎有些戀戀不舍,說:“唉!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先生若不是要務在身,怎么著也要在這多盤桓一些日子,我這里沒有什么好東西相送,只有一瓶藥丸送你,可以治療一些小毛病,累了可以解除疲勞。”
  說著拿出一個白色的瓶子,送到范蠡面前,范蠡知道仙家贈送的一定是好東西,連忙雙手接過,說:“謝謝!謝謝老人家”
  胡丘說:“這是在每年的三月初三西王母開蟠桃會的日子,采集百花之露,攝取百草精華煉制而成,經過一千年才得此一瓶。”
  范蠡打開瓶蓋,忽覺異香撲鼻,精神為之一爽,立即感到精力充沛。連忙蓋上瓶蓋,藏入懷中,再次感謝。
  胡丘說:“今晚沒事,你們年輕人玩玩吧,我年紀大了,想睡了。”子華扶著胡丘,站起來,轉過屏風,去了。
  一會,子華從里面出來,和子媚一起。陪著大家說笑。
  幾個月來,范蠡和西施雖然天天都能見上一面,但卻沒有時間說說話,聊聊天,心中渴望的很。二人牽手出了土城,在山林中漫步。原主雖然有了妻子,但他穿越過來,妻子孟嬴已經自殺身亡。談不上有什么感清。事實上,西施才是他的初戀。
  西施抱著范蠡的一只胳膊,說:“范郎,我們明天要走了嗎?”
  范蠡說:“我出來好幾個月了,君王在姑蘇那邊,不知道什么情況。我們不能再耽擱了,明天就走。”
  西施無聲地嘆口氣,說:“從這里到吳國都城要走多久?”
  范郎說:“我們走的快一點,半個月就到了。”
  西施沒有說話,眼中忽然落下淚來。范蠡慌了,急忙抱住西施:“寶貝,你怎么啦?”
  西施抽泣著說:“范郎,這就是說,我們還有不到二十天,就要分別了。”
  范郎說:“寶貝別哭。”他心里也覺得發酸。進了吳宮,西施就是吳王的人了,要想看上一眼都不容易。他不想讓西施看出他的軟弱,安慰道:“我們都在姑蘇城里,我會找機會去看你的。”
  西施哭著說:“范郎嘔心瀝血,費了這么多心思,卻是要把妾身獻給吳王,你知不知道,西施的心早就在你的身上了?”
  范郎鼻子發酸:“西施,你以為范蠡舍得你嗎?范蠡看到你第一眼的時候,就把全部心思用在你身上了。但是為了復國,我們不得不這么做。范蠡活在世上,就是為了這件事。”
  西施說:“西施知道你,男人的心都很大。進了吳宮,西施雖然是吳王的人,但西施的心是你的。西施的心永遠不會變。”
  范蠡說:“范蠡和你是一樣的心情。如果越國早日復興,我們還有時間在一起,如果這輩子完成不了這件事,我們就下輩子在一起。范蠡向你保證,這輩子不會再娶別的女人做老婆。”
  西施又哭了:“范郎,西施有你這句話,死而無憾了。也許十年二十年后,越國復國成功了,但是那時西施已經是殘花敗柳,范郎還會要我嗎?”
  范蠡說:“打嘴!不許你說這樣的話,你在我心中永遠的女神。那怕你八十歲了,頭發白了,腰彎了,牙也掉了,滿臉皺紋,你還是范蠡心的女神!”
  “范郎!”西施突然瘋狂了,一把抱住范蠡,熱烈地去吻范蠡,范蠡也熱烈回應。
  西施閉著眼,在顫抖,在呻吟:“范郎,不管什么夫差了,你要了西施吧!”
  防線即將崩潰!
  范蠡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去特么的吳王,去特么的復國。范蠡受不了啦!”
  突然。一聲冷笑,一個聲音在腦海中冒出來:“小子,看你的了。”
  范蠡開始冷靜下來。他們終于在逾越藩籬的最后一刻,停了下來。范蠡溫柔地撫摸著西施的秀發,心里難過得說不出話來。他覺得不但對不起西施,同樣也對不起自己。
  西施溫順地偎依在范蠡的胸前,無聲地流淚……
  月上南天,山林沉浸在如水的月光中。地上落下斑駁的樹影。
  他們很晚才回到土城。一進大門,就被一副意想不到的景象驚呆了。只見胡丘雪白的頭發散亂地披落下來。子華和子媚都沒有了往日的風采,一家人形容狼狽地跪在地上。對天叩拜,嘴里喃喃地說著什么。
  范蠡撲上前,叫道:“老人家,怎么回事?”
  胡丘子華子媚一見范蠡,立刻轉身,跪向范蠡,胡丘說:“先生救救我們!”
  子媚嚶嚶哭道:“范君,只有你才能救我們全家!”。
  范蠡說:“你們說話,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媚說:“范君,我觸犯了天條,我向西施她們傳授狐媚之術,違反天道,上天的懲罰來了,就在明天午時三刻!”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江苏福彩快3今走行图 赛车pk10计划 18禁3d色情手游 重庆幸运农场用什么app 开奖吧一码中特 重庆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水果老虎机压双星橘子 排列三试机号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下载 江苏时时组三的几率 浙江12选5快乐彩走势图 今日拉萨快三公布结果 安徽时时快3开奖号 麻将初学图解 幸运飞艇冠亚单双计划 手机客户端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