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五章 鋼鐵俠三代戰衣制作日常

第五章 鋼鐵俠三代戰衣制作日常


  虛空之中,一男子身穿白色大褂,頭上帶著碩大的鋼盔,一副金屬眼罩把此人的頭部給捂得嚴嚴實實,只留下玻璃后的一雙閃著科研之光的眼睛。他背后是扭曲的破碎空間,偶爾似破布一般被撕裂,外面的景象一閃而逝。
  此人正拿著個一人高的電焊,很是艱難地對著地上的一堆機械元件焊接著,飛濺的火光下,隱約能分辨出男子正在制作的是一件類似戰甲的東西。他邊焊邊吐槽道:
  “我說系統啊,你不給力啊。別人家的人工智能,比如賈維斯,那都是主人說話,人工智能做事。你丫倒好,就提供個圖紙,給幾塊破銅爛鐵讓我自己焊?!”
  這男子正是楚歌,而他嘴里說的系統則是東皇棋譜中的棋靈融合他靈魂之后變成的奇怪存在——人工智能SAIT-0002B。
  “滴!提醒宿主,不要將我與賈維斯這種低端智能混為一談。賈維斯能提供圖紙嗎?賈維斯能給你具象化材料嗎?本系統可以,而且是看在你給我一半靈魂的基礎上,免費提供給你的!”
  “你可拉倒吧!我在系統商城里面看了,這些科技圖紙都是論斤賣的,那銅鐵之流更離譜,一個商城代幣tmd能買二十噸!切,你丫就只敢用這種便宜貨來還我的人情了。可憐我一半的靈魂啊,就值幾塊破圖紙。”楚歌扛著焊接器,仰天長嘆。
  “宿主就別不知足了,除了各種制造圖紙,不是還有免費的修煉功法給你嗎?我看你還是別造什么鋼鐵戰衣了,這本八九玄功更適合你。”
  “你大爺的八九玄功,說起來我就來氣,一本功法要修煉三千年才小成,十萬年才得大成,我學你妹,不過這破秘籍紙質真的不錯,之前用來撕了擦屁股好舒服。”
  “……十萬年才能大成,您這根骨真是曠古絕今。”
  楚歌咧咧嘴,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道:“本人根骨曠世自不需你說,只是系統啊,你有沒有那種使用之后嗖的一聲就灌進我腦子里,不用練直接大成的秘籍?”
  “《八九玄功?速成版》,售價三億五千萬代幣,承惠。”
  “我去,早說啊。買,必須買!”
  “滴!友情提示,宿主商城代幣只有3.5個了。這還是穿梭空間壁壘時本系統本著廢物利用的原則把你身上的衣服、手機、手表等兌換之后才有了這幾個代幣。”
  “我說我的衣服手機都去哪了,原來是被你給貪污掉了。害得我還先制作了一套科研套裝……唔……這破衣服穿著真硌得慌。”楚歌說著說著就扭了幾下白大褂下的屁股,顯然很是不舒服。
  只是他扭屁股時忘記提起焊接器了,無意中碰到一個元件,然后他腳下的鋼鐵戰衣噼里啪啦火星四濺,楚歌一句國罵直接出口,很是不爽地一腳踢飛一只機械手臂,罵罵咧咧道:
  “擦,又焊錯一個元件,這機械手廢了。系統,你給我的圖紙到底真的假的啊?”
  “正宗鋼鐵俠三代戰衣圖紙,如假包退。”
  “切,免費的還說包退,我墻都不扶就服你。而且,怎么是三代戰衣?最強版應該是血邊戰甲吧?”
  “滴!血邊戰甲圖紙也有,但并無可用材料提供。”
  楚歌嘴角一歪:“切,果然免費沒好貨!”
  嘴上這么說,但還是找系統要了些材料,繼續投入到鋼鐵俠三代戰衣的制造大業中。他已經在這虛空中穿梭了不知道多久,甚至、在這里根本就沒有時間的觀念,只有永恒的單調和虛無。
  在這種孤寂到令人窒息的環境中,楚歌只能找些事情來做,制造裝備就是楚歌用來打發時間的手段。雖說到現在這么久了也就做了一件科研人員制服,還是在系統的手把手指導下完成的……
  暫且不提楚歌繼續他的制造大業,此時,在遙遠的時空之外,一個名為“太初”的世界當中……
  一彎銀月正在遠方的群山中升起,而殘陽還未落下,晚霞灑落在的廣闊的江面,為這世界平添一抹詭異的血色。
  江邊不遠處的石灘上,一名宮裝女子神色疲憊,依著一樁被江水侵蝕的朽木,雙手卻仍緊握長杖,橫于胸前,眼中全是決絕之色。
  女子身上的五彩絲攢長穗宮絳早已經千瘡百孔,鎖骨上那道狹長的傷痕更是深可見骨,觸目驚心。
  “湘君,你我恩怨,今日當在此了結,若非你高傲自負,竟敢孤身來蒼梧之地,何至會有今日。”
  只見女子面前出現一團黃氣,升騰而起,暮然間化作一只三人高、數丈長的張牙舞爪的怪物,這怪物似龍非龍、似獸非獸。身上的密布著暗黃的鱗甲,前后各生四爪、皆長而鋒利,一雙燈籠似的猩紅眼珠中翻動著嗜血和仇恨。
  他的氣息正牢牢鎖定著面前名叫湘君的女子,吐納間威壓之盛如排山倒海,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已在這壓迫之下氣絕而亡。
  “莫說廢話,你以大水害我子民,卻不敢正面對戰我族戰陣,故意引我至此,我不獨自來尋,你又怎夠膽出現。黃蟲鼠輩,你不是要報仇嗎?來吧,橫豎不過一戰!”
  湘君俊美絕倫的臉上露出堅毅之色,白發上的金冠雖已破損,但一雙劍眉下桀驁的眼神,讓她看上去甚至都不似女子,反而更像力戰宿敵的大將軍。
  “哼!多年不見,你還是如此巧言擅辯。”
  黃龍氣息吞吐間,猩紅色的眼珠充滿不甘,繼續說道:
  “哼,說我鼠輩小人,你又比我好到哪去?我起碼在生前曾為夏族鞠躬盡瘁,雖被昏君伊祁過河拆橋,成為成就你湘君上位的籌碼!但某問心無愧,呵,吾恥于與汝這心機深沉不男不女的毒婦爭論!”
  “哼,你這人形都難維持的畜生之輩,有何臉面說這些?”
  “為何沒臉說?若論心如蛇蝎,誰敢與你相比,往日里情同手足,關鍵時刻為了自己的帝位,毫不猶豫親手殺死自己的‘好兄弟’!”
  “你觸犯天條,罪不容誅,殺你乃替天行道。而我收養了你的子嗣,將其培養成下一代帝君,已經還清往日情誼了。”
  說到這里,她聲音轉柔道:“鯀,我們走的這條路注定充滿了犧牲,一切都是為了夏族……”
  “我呸!湘君,這一點我真的不如你,你連自己都能騙,當真是了不起!莫要廢話,今日你我不如一起死得徹底些好了,你的隕星棋譜呢,拿出來,讓我見識見識東皇的力量吧!”
  話不投機,終究要手底下見真章。兩人殺氣騰騰,天象都因這超越人間的力量而改變,本來一片緋紅的暮空頓時化作陰暗,萬物俱寂,星光塵隱。
  天地萬物也有靈,主動避開了二位強者的殺機。
  “如你所愿,讓你見識隕星棋譜最后的力量——東皇歸兮!”湘君嘴中呢喃著復雜難懂的古怪咒語,手中的棋譜隨之化作一團雄渾火焰升到半空,頃刻間又化作飛灰,消失的地方出現一個光芒四射的法陣。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名人彩票在线是真的吗 比分直播亚洲杯 下彩采神争霸8新版本 重庆时时彩专家杀号 重庆时时真的存在吗 重庆时时彩龙虎合规律 淘金娱乐骗局 北京pk10直播视频直播 北京时时赛车九码 时时彩每天赚100 北京pk10全天计划 竞彩足球6串1全包技巧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信德娱乐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极速时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