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八章 湘君的裹胸布

第八章 湘君的裹胸布


  “滴!檢測到黃龍水怪臨死前的詛咒,宿主的身體將持續受到腐蝕。初步計算,三個時辰后宿主將被完全腐蝕。警告!請及時解除詛咒,請及時解除詛咒。”
  “滴,恭喜宿主完成任務,任務結算中……”
  【任務名稱:一念神魔】
  【任務完成度:完成】
  【任務評分:1分(滿分100)】
  “恭喜宿主,雖然只有一分的評價,但總算是個良好的開始,躲過了開局殺的命運。”
  “鑒于宿主首次完成任務,獎勵翻倍。獎勵抽取中…恭喜宿主,獲得物品:湘君的裹胸布,物品描述:防御力極其強大的裹胸布,貼身綁在胸口能發揮最大的威力哦!”
  (敲里嗎…這坑貨AI系統)。
  楚歌好不容易收斂心神,準備問問湘君能不能幫忙解除詛咒,湘君卻直接打斷了他。
  “收聲,且跪下聽我言。”
  “吾乃東皇太一,汝敢.....”
  說到一半,膝蓋上仿佛施加了萬斤重量,正待往下跪時突聽系統“滴”的一聲,壓力瞬間又消減了大半,楚歌順勢單膝跪在在地上。心說勞資就當求婚了。
  湘君見此人還在冒充東皇,頓時無語,不再計較。自顧道:
  “吾與此魔大戰七日,神魂殆盡,肉身難支,欲飛升上界修復神魂。然國不可一日無君,這把鳩杖是吾信物,它會指引你去我族太廟,汝持之傳我口諭,將帝位禪讓于姒文命,汝救駕有功,封為上師,族人當敬汝如吾當面。”
  “汝為隕星棋譜喚來之人,應與東皇有關。然實力孱弱,為免丟東皇顏面,汝可持我印信前往昆侖山西王母道場學藝。”
  湘君神色威嚴,也不管楚歌愿不愿意,直接將節杖與印信遞予楚歌之手。
  湘君所言的鳩杖,其實是一條綠色長杖,不及一人之高。杖頂端坐一只鳩鳥,栩栩如生,杖身五節,每一節都盤著一條龍紋,隱隱而動。初看以為是竹制,拿到手上才感受到其異乎尋常的重量,絕非凡鐵所鑄。
  楚歌接過鳩杖印信,抬頭正準備道謝,卻見湘君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顆普通的小樹,石頭一樣,毫無感情,偏偏湘君并不是故意看不起他,而僅僅是因為生命層次相差太大而自然而然產生的距離感。
  楚歌心里生出一股惱怒的情緒。他最看不慣那種高高在上的所謂權威,心中吐槽:勞資怎么說剛才怎么說也救了你,你這臭婆娘,翻臉不認人,立馬給老子甩臉色。
  他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看著湘君毫無波瀾的臉,他只想狠狠激怒她,仿佛只有這樣兩人才能站在平等的位置對話一樣。
  這念頭產生之后就像野草一樣在心里瘋長,撓動他的心緒。
  楚歌揉了揉臉,做出一個完美的笑臉,一看就是很沒有誠意那種,抬頭故意一臉歉意說道:“抱歉,湘君奶奶,我還是別跪了吧,你這褻褲都快被我看完了。”
  湘君皺了皺眉,心中火氣一閃而逝,不過以她的地位,就算再怒,也不好與凡人生氣。
  “無妨,你起身吧。”
  只是聲音更加沒有感情了。
  楚歌感覺膝下一松,懶洋洋的站起身來,滿臉的不服。
  他生性桀驁不馴,就算之前差點被奪舍也只是覺得好玩而已。但偏偏不知怎么的,在湘君的氣場下,他不敢再得寸進尺,仿佛天地中自有一股氣場壓制著他的心靈。
  “帝君放心,我會將你口諭帶回的。不過封官就算了,我這人野慣了,受不得束縛。”
  湘君詫異地看了一眼楚歌。
  (倒還有幾分傲氣)
  她搖搖頭,說道:
  “也罷。然汝救了吾,吾不可無表示...”
  “不需要什么表示,救你不過是順便而已,我主要是救自己。”楚歌直接打斷湘君的話。
  湘君眉頭微蹙,以她的人生閱歷,當然知道楚歌為什么會這樣。自從登上帝位之后,已經太久沒見過這樣的眼神了,久遠的記憶在她腦中一閃而過。于是她嘆了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軟化下來。
  “我知你不慣我說話的語氣,這很好,說明你不服、有血性、有傲骨,這很不錯。但是,我要告訴你,在太初之地,光有血性是不夠的,你得爭!爭天,爭地,爭命!不服的話沒關系,先隱忍,拿到好處再說,等到自己強大了,再把不服的人一個個踩在腳下……”
  楚歌沉默了。良久,他語氣清冷地說道:
  “那就麻煩湘君解開我體內的詛咒吧。我救你一次,你再救我一次,這樣兩不相欠,恩清義絕。”
  “無需如此,我需要你幫我帶口諭回逐鹿,自不會坐視你受詛咒而死。這不算一個要求,你……”
  湘君沒有繼續說了,她知道楚歌不會再接受她額外的饋贈。這是少年人的倔強,她是從不曾有過的,但是不妨礙她對這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的欣賞,這代表著人類積極向上的生命力。
  “好,我就給你一個機緣。你近前來。”湘君吩咐道。
  楚歌走近湘君身前,湘君湊近過來,那眼神讓楚歌目眩神迷。楚歌仿佛能感受到湘君身上飄散出來的馨香,那是如花中牡丹那樣高貴典雅的味道。
  這當然是錯覺,湘君的肉體都已經消逝,現在只是靈體狀態,不可能散發香氣。
  “這枚金丹是我此世修行精華,于我已然無用。我把它贈予你,它能助你解除黃龍詛咒,剩余的力量我會封印在你體內,當可助你修煉到金丹之境。”
  一枚金色丹丸從湘君口中飄出,散發著柔和的光。楚歌看著湘君越湊越近,只覺得缺氧窒息,大腦一片空白。就在此時,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直接迎了上去。
  “你!舌頭......”
  湘君的身體已逐漸黯淡,面帶怒色。紅唇雖在動,聲音卻逐漸聽不清了,但從嘴形上看,楚歌分明知道她說的是:你給我等著!
  楚歌嘻嘻一笑,得意道:“我剛跪了你,這婚可不能白求啊!”
  話一說完,湘君已經化作點點星光,羽化而去。
  “滴!檢測到高等級能量體,建模處理中...建模完畢,湘君內丹,可兌換10000點商城代幣,商城系統開啟中...開啟完畢,具體功能宿主請咨詢探索。”
  “滴!檢測到宿主小破色戒,坐懷不亂懲罰發動,將啟動天罰系統。懲罰部署中……”
  “啊——”
  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響起,楚歌捂著兩腿,像只醉蝦一樣蜷縮在地上,時不時抖動一下。
  “系統,天罰我就認了。雷劈小JJ這種騷操作你能不能解釋一下……”
  “滴!天罰系統由系統保留最終解釋權。”
  ……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歌才站起來,開始清點之前新手禮包和完成任務獲得的獎勵。
  “基礎修仙:理論版。嗯,這個有點用,還好小語種專業沒白學,能看懂。”
  “湘君的裹胸布。坑啊,地獄級難度的任務,完成后居然就給這個,血虧……”
  “湘君內丹,可兌換代幣,請問是否兌換。”
  “不兌!”
  “坐懷不亂命格:效果1:免疫絕大多數精神攻擊,優先度——極高。效果2:坐懷不可亂,亂即遭受天罰,天罰力度視程度而定。”
  “我頂你個老撲街”
  楚歌要崩潰了,好好的系統流,新手試煉都過了,正等著一路裝逼打臉泡妹子的時候,被來了一發超級大暴擊。
  不過禍兮福之所倚,至少這厄運纏身的命格算是破了。
  楚歌從系統空間拿出湘君的裹胸布,哭笑不得地看著手上純白色的布條,順手捏了捏。
  (至少手感還不錯)
  似乎從上面看到了湘君那高高在上的臉一樣,楚歌忍不住又狠狠地揉搓一把。
  “帝君好了不起嗎?張口閉口吾啊汝的,還敢讓我下跪。裝什么裝呢。遲早有一天真從你身上把你裹胸布扯下來。”
  “滴!宿主發下大宏愿,觸發永恒級別難度任務——湘君的裹胸布”
  【任務名稱:湘君的裹胸布】
  【任務要求:宿主請在湘君清醒的情況下,正面拿下她的裹胸布,且事后成功從湘君手中逃脫。】
  【任務難度:永恒級】
  【任務時限:不限】
  【任務獎勵:坐懷不亂命格升級為花間游。】
  【失敗懲罰:不需要】
  “哈哈,有趣,有趣!系統,你真是太變態了。”
  “不過我喜歡!”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麒麟彩票三分快三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重庆老时时彩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拖胆中奖规则 大快乐时时 网上飞禽走兽输了500万 万人炸金花最新版下载 天津时时彩万能6码 欢乐捕鱼技巧打法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技巧法 时时彩全网计划 pk10赛车走势图软件 pk10冠军大小走势图 彩发发怎么下载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