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九章 一言不合就砍手

第九章 一言不合就砍手


  楚歌以前看小說的時候,仙俠文里面總說洪荒很大,大神通者數不勝數。而這十天的路程走下來,大神通者是沒見到,但是“大”這一點,他是深有所感!
  周圍全都是樹,一個人影都見不到,動物都很少,要不是鳩杖頂端的鳩鳥總是朝向目的地,他都懷疑是不是闖入什么迷陣了。
  咬了一口剛摘下來的不知名果子,無聊透頂的楚歌只能找系統聊聊天。
  “系統,不如我給你起個名字吧,總系統系統的叫,很違和啊”
  “檢測到宿主擁有唯一命名權,請宿主命名。”
  楚歌惡意一笑,說道:
  “名字我早想好了,就叫你尹志平吧。”
  “滴!發生未知錯誤,命名無法通過,請重新命名。”
  (我就知道)
  “我給你一個裝逼的機會,起個精致的名字給你,就叫從心。”
  “滴!命名確認,東皇AI系統編號18579正式改名為從心。首次命名獎勵一次隨機抽獎機會,宿主可以通過抽獎獲取任何可具現化物品。”
  楚歌打個響指,說道:
  “果然不出所料,系統流一定有抽獎的!”
  “宿主初次獲取抽獎機會,額外贈送一次機會,是否現在抽取?”
  “當然。”
  “滴,抽獎開始。”
  只見楚歌意識海出現一個古樸的符文圓盤,圓盤上有八卦方位,每個卦象上除了篆刻著各類飛禽走獸,神怪圖騰之外,另有小篆書寫的物品名稱。
  “極向離明命格、先天混沌道體、東皇鐘、山鬼的眼淚、樂風、萬年血參、極淫和歡散、尹志平真身……”
  八卦盤中間是陰陽雙魚,而正中位置有金色指針,指向正北,不用說也知道這個指針指向哪個卦象,就抽中了哪個獎品。
  圓盤慢慢轉動起來,速度由慢而快,很快就達到速度巔峰,然后慢慢降低,楚歌心道來了,眼睛灼灼地盯著符文圓盤上被指針正對的卦象方位。
  “極淫…合歡…散。”
  “敲你...還行吧,至少沒抽到尹志平真身。”楚歌嘴角一抽,輕飄飄地說道。
  “不是還有一次機會嗎?繼續吧。”
  圓盤再次轉動起來……
  楚歌心中默念“混沌道體,混沌道體,混沌道體……”
  似乎他的默念起了作用,直到圓盤快停下來時,指針所指的方向恰好走到了先天混沌道體上面,只是圓盤竟然似乎還有一點余力,就看最后是再轉一個卦象,還是停留在本卦象上……
  “樂風。”
  “敲里嗎。從心,我的命格不是已經改成坐懷不亂了嗎,怎么運氣還是這么差?”
  “宿主的問題從心無法回答,請換個提問方式再問一次。”
  “我真傻,真的...”
  “滴!樂風屬于灌輸型消耗品,使用后書中內容可直接灌輸到宿主腦中,請問是否現在使用。”
  “使用。”
  一陣如潮水般的信息沖進楚歌腦中,也不管楚歌能不能接受,直接一股腦兒填鴨似的懟到楚歌的意識里,劇烈的脹痛讓他痛苦地閉上眼睛。
  不多時,楚歌再次睜眼,臉色有些哭笑不得。
  本來對這樂風沒有多大念想的,不成想還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樂風乃太子長琴做所,《山海經?大荒西經》有云:“有榣山,其上有人,號曰太子長琴。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長琴,是處榣山,始作樂風。”
  樂風走的是藝的極致,以音樂之力,引動天地萬物,只要施展得當,絕對是攻守兼備的神技。
  可是對楚歌來說沒什么用……
  因為此種戰斗方式需要引動神魂,消耗的是靈魂的力量。神魂之力一定要遠超常人的強大,才能施展。
  而楚歌,別說遠超常人了,他之前分割了自己一半神魂給了從心,現在的神魂力量差正常水平都很遠。
  最基本的要求,起碼也得等到楚歌修行入門,補足神魂之后才能施展。而到那時,也許不需要走這種戰斗路線了。
  “權當選了一門選修課吧,藝多不壓身,而且還能用音樂裝逼。”
  楚歌只得如此安慰自己。
  抬頭看了看前方,依然是大樹林里,看不到半點人煙。他敲了敲手中鳩杖,抱怨道:
  “還以為這玩意是個法器,念個咒語就能把我傳送到目的地呢。沒想到湘君說的指引我到太廟去,還真的就是指引而已。早知是這么個苦差事,就不該答應她的。”
  “滴!從心檢測到宿主說話言不由衷,感情模仿系統啟動,現在輸入第一個感情模型——口嫌體正。”
  “你要是從系統里出來,我保證打死你。”
  “從心是從宿主的靈魂分離出來的,因此保留的是與宿主一致的性格和處事方式。”
  楚歌呵呵一笑。
  “我能活到現在還沒被打死,真是老天不開眼啊!”
  “滴,系統提示:從心為您發的這條消息點了個贊”
  楚歌翻著白眼,不再理會從心,低著頭繼續往前走,只是嘴角泛起了一絲溫暖的笑意。
  雖說從心態度可惡、惡劣又說話毒舌,但楚歌還是從它充滿現代感的話語中感受到一股溫暖。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上來就來一場噩夢級戰斗,壓力已經很大了,加上沒有親人沒有朋友,連熟悉的東西都沒有,這種插科打諢,說白了也是一種化解無聊的辦法。
  依然循著鳩杖的指示一步一步探索尋找著,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管怎么說先把湘君的囑托完成再說。
  走著走著,樹林里忽然竄出一隊披甲帶戈的近衛,從左右兩側將楚歌包圍起來。其中一人上前一步,顯然是這群人中的領袖,沉聲喝問道:
  “你是何人,為何在此!”
  楚歌還沒說話,從兩邊的林中樹頂上又三三兩兩跳出幾名黑衣蒙面的女兵,看服裝制式像是斥候密探之類的。其中一名女子渾身煞氣四溢,殺機凝練猶如實體,一看就是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她邁步行來,一臉戾氣,二話不說直接拔出短劍。
  “伯益大人,不必與此人廢話。這人衣著古怪,眼神飄忽,又鬼鬼祟祟在此林中,定然與帝君的失蹤脫不開干系,待我先砍了他手腳,帶回暗衛營詳加審訊。”
  說著她也不等這叫伯益的人回話,作勢就要砍下去。
  楚歌瞬間慌了,這種一言不合就要砍人手腳的,不是老處女就是丑八怪,是楚歌最不愿意打交道的對象。
  他急聲道:
  “伯益大哥,自己人,別動手啊!是湘君大人派我來的,這回真的是自己人啊!”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福彩20选8规律 包胆包天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博彩源码购买 现金二人斗地主规则 5分时时彩在线全天免费计划 捕鱼达人2 我爱彩票下载安装到手机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快速时时能玩吗 大乐透拖胆玩法计算 6狮娱乐 彩友网6 优博时时彩平台 吉林时时走势 体彩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