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十章 前往九嶷山

第十章 前往九嶷山


  邊說邊快速舉起手上鳩杖。叫伯益的男子眼中神光一閃,冷聲道:
  “鴆,住手。”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自有一種讓人信服的氣勢,那蒙面女子用短劍抵住楚歌右手,劍鋒已經劃破外衣了,聽到伯益的話,很是不甘心地停手。
  “可惡,又嘗不到鮮血的美味了。”這叫鴆的女子沖著楚歌嘿嘿一笑,忽然刷的一下白光閃過——
  “嘶——”楚歌右臂一陣刺痛,已經被女子劃開了一道三寸長的大口子。
  女子笑得肆無忌憚,揭開面巾,舔了舔短劍上的血,盯著楚歌道:
  “小子,你運氣不錯。伯益大人如果不在,我一定把你做成一道美味佳肴。”
  楚歌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他不怕聰明人,更不怕蠢人。最煩的就是這種做事沒有邏輯,行為沒有源頭也沒有結果,全憑一時喜好百無禁忌的神經病。
  伯益眼神更冷,聲音卻越加平靜:
  “不尊軍令,該罰!”左手一揮,鴆直接倒飛出去,撞倒了三棵一人合抱大小的古樹才余力盡消,倒在了地上,嘴中噴出一口黑血。
  伯益看也不看她,盯著楚歌問道:
  “是帝君派你來的?”同時瞄了一眼楚歌手上的鳩杖,伸手隔空一招,鳩杖就不受控制地飛到他手里。
  “不錯,我湘君姐姐與黃龍水怪決戰于蒼梧,已經羽化飛升了。臨走前囑咐我將她口諭帶回族中太廟。”
  “什么!湘君羽化了?”伯益身上狂猛的氣勢猛然暴漲,如同一只覺醒的野獸,楚歌直接被氣勢掀翻倒飛而去。而身后眾兵士乍然聞聽湘君羽化的消息,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又見伯益大人竟然發怒,遂殺氣騰騰地圍住了楚歌。只要伯益一聲令下,楚歌頃刻間便要粉身碎骨。
  猝不及防被掀飛,就算不是刻意針對自己,楚歌也不由火大,再加上自己不過送個消息,這幫人二話不說像要殺了自己一樣,泥人都有三分火。他算看出來了,對付這些野性十足的土著,單純的軟弱是毫無用處的。于是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冷笑道:
  “帝君大人就是這么教你們做事的?”
  “實話告訴你們,湘君姐姐本欲封我為夏族上師,見之如見湘君本尊!只是我剛好要去昆侖山西王母道場學藝,為了不被俗物打擾,這才婉拒她的好意。”
  “而且,我帶來的是湘君大人欽定繼承者人選的消息。爾等一次次對我無理,甚至想殺了我。莫非心中有鬼,欲殺人滅口,行造反之事不成!”
  頓時,伯益收斂了身上氣息,連忙向東跪拜,解釋道:“臣下忠心耿耿,天地可鑒,絕不敢行此犯上作亂之事!只是……”
  他站起身來,盯著楚歌道:
  “你雖然帶著帝君的鳩杖,但形跡可疑,又一臉壞像,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楚歌摸摸自己的臉,心道我難道看起來很壞嗎?看來這臉皮還是修煉不到家啊。嘴上不屑道:
  “我只是負責帶話,信不信由你們。不過你們要是再對我無禮,我可就要用湘君姐姐送我的信物召喚她下凡來解釋清楚了。不過...”
  楚歌臉上笑意盈盈,說:”要是為了這么點小事浪費一次寶貴的召喚機會,你們猜湘君姐姐會不會生氣呢?”
  伯益眼神閃爍,似乎仍不能相信他,不過至少態度上不像方才那么肆無忌憚了。而方才被打飛的叫鴆的女子站起身走了回來,聽到楚歌對湘君的稱呼,殺機更甚,冷然道:“小子,你竟敢如此稱呼帝君,想死不成?”
  楚歌得意洋洋地說:“沒辦法,湘君姐姐一眼就看穿我骨骼清奇,有道靈光從天靈蓋噴出來,年紀輕輕的練就一身橫練筋骨,是萬中無一的修仙奇才,硬要認我當弟弟。我這人心又軟,自然不可能拒絕姐姐最后的要求啦!”
  他說起大話來,眼睛都不眨一下,說著說著自己都信了。神色更加有恃無恐:
  “湘君姐姐走時,還給了我一封信,介紹我去往昆侖山學道,你們可以查看一下信上的筆跡,我想,湘君大人的字跡,你們不會不認識吧。”
  邊說著邊拿出那份介紹信。
  伯益掃了一眼封面,細看半晌之后,緩緩出聲:
  “這確實是帝君的筆跡。”
  “小子,你剛才說帝君羽化,是不是真的。”鴆忽然出現在楚歌右側,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盯住楚歌,冰冷的短劍再次架到楚歌脖子上。
  楚歌不屑地瞥了一眼這死變態,不再理會,而是對伯益說:
  “數日之前,湘君與黃龍水怪…….”
  楚歌將自己知道的情況詳細說來,當然,其中加上了一點自己的修辭,比如自己如何如何在關鍵時刻起了多么關鍵的作用,又和湘君如何如何談得來等。他本就口才極好,再加上自己親身經歷,很多細節都能作為佐證,一番話說的是義正言辭,充滿說服力。
  伯益聽到這,差不多已經信了,這里面諸多細節,不是親眼所見絕不可能得知,也就是說,湘君是真的已經羽化了。
  伯益眼中難以抑制地流露出傷感的神色,嘆道:“我隨帝君征戰二十余載,天下方定,以至一身傷患,損傷本源,本以為會先離帝君而去,不曾想,帝君終究與鯀同歸于寂。天道循環,莫非真是報應不爽?”
  “羽化登仙,說得好聽,不過是放棄未來的仙途,走香火封神路線的無奈之舉啊!”
  身后眾軍士聽到伯益的話,皆面露哀色,盡數跪于地上痛哭不止。方才的黑衣蒙面女子鴆更是短劍掉落,自己癱坐于地泣不成聲,那一聲聲壓低聲音的嘶吼若杜鵑啼血。
  “大人怎可輕離小夜而去……我等還未盡死于帝君之前的誓言啊…”
  伯益長嘆一聲,不再多言,也不再懷疑楚歌,畢竟,湘君作為夏族的霸主天驕,雖說近些年已經很少對外撻伐,但余威猶在,他相信,沒人敢用湘君來欺騙他們……
  楚歌的確沒有欺騙他們,只是做了一些藝術加工。
  “既然確定公子確是來傳遞帝君口諭的,我等自然不可輕慢。不如先隨我等回族中太廟,然后再詳談繼位之事。”伯益率先恢復情緒,輕聲道。
  不待楚歌拒絕,伯益繼續吩咐道:
  “鴆朧夜,你暫時作為公子的貼身侍衛保護他的安全。記住,要寸步不離!公子有任何要求,你皆需無條件滿足!”
  楚歌一看伯益讓鴆來負責安排他住宿起居,便知這既是伯益借此為方才鴆的無禮行為而變相道歉,同時也是一種威脅和監視,讓楚歌始終處于控制當中。
  “終于有地方住了,太好了。”
  楚歌哈哈一笑,對著伯益一揖到地道:“多謝伯益大人。“。
  然后又一臉倨傲地看著鴆朧夜,說道:“沒聽到大人的話嗎?趕緊帶我去太廟。對了,我要吃最豪華的大餐,你快去給我安排。”
  鴆朧夜眼睛一瞇,面罩下僅露出的一雙眼睛如毒蛇打量獵物一般掃了楚歌一眼。
  “跟我來。”
  ......
  跟著黑衣女子穿過一處暗道,順著幽暗的密林往前走,越是往前走,人就越來越多,想是逐漸接近中心地帶了。
  “朧夜啊,這是準帶我去哪里?”楚歌自來熟地直接叫她朧夜,完全無視她要殺人的眼光。
  “先去帝宮,明日再去太廟商議儲君繼位之事。”鴆朧夜眼中殺氣閃過,威脅道:
  “你最好說的都是真的,不然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楚歌瞇了瞇眼睛,沒說話。對于這樣的威脅,最好就是無視。他觀察到同行的其他黑衣女子眼神中對朧夜隱藏不住的敬畏,以及不自覺地與她拉開距離。
  (看來她的手下都很畏懼她,這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不知道走了多久,似乎在這片空間每走一步都跨越了極遠的距離一樣,這樣過了快一個時辰,方才見前方豁然開朗,一片氣勢恢宏的古建筑群驟然出現,所有的建筑都用巨石拼接而成,沒用任何粘合材料,像是用了與榫卯類似的原理。各種幾何形狀錯落互補地組合起來,外表通體一色,渾然一體,莊嚴肅穆。
  巨石建筑群之上,氣運華蓋,厚重溫和,一看就覺氣勢不凡。
  極目遠眺,順著高聳的石樓向后望去,那里層巒疊嶂,其中最高的三座山峰傲然鼎立,兩兩之間各有間隙,觀若天痕,中間湍流不息,河水如落九天,自西側而出,往東側而入,環環相扣,沛然化虹。造物之奇,竟至于斯!
  “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
  看來,這里就是山海經中所說的九嶷山。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利记体育 投注新时时技巧 北京pk10计划神器安卓 北京pk10赛车计划软件 时时彩玩九码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 鼎隆娱乐怎么样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pk10官网 新加坡线上娱乐网址是多少 捕鱼赢现金 双色球复式投注计算及中奖查洵表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 北京塞车计划网页 如意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