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十一章 舌燦蓮花

第十一章 舌燦蓮花


  太初世界,有光怪陸離的神奇生靈,有古老而質樸的原始崇拜,仙神鬼妖,強者如云。
  在這個世界,有虞國乃是整個大荒的主宰。
  當年湘君接替唐堯之位,年僅二十余,實力卻已然是大荒第一人,她用離間之計使大荒諸部族內亂,然后趁勢異軍突起,靠著自身強大的實力和手下的幫助,一舉平定諸族,奠定霸主之位,乃定族名為夏,國號有虞。
  雖然還有諸族余孽為亂,周邊異族也虎視眈眈,但有虞國一直在牢牢掌控著大荒之地,絲毫不給那些異族入侵的機會。
  湘君近些年來開始分割權利,軍權交予當年殺人盈野,威震天下的伯益,封為大將軍;政治大權交給文命侯,封為司空;而自己的義子商均不肖,故封為國師,主持祭祀禮儀,并無實權。
  。。。
  眼前的雄偉建筑氣勢恢宏,打眼一掃,便見其中崗哨林立,軍衛不斷游走,巡查各方。
  再走得不遠,進入建筑群里面之后,景觀卻截然不同。從外部看去全是巨石拼接而成的巨石建筑群,到了里面已然變成繁華熙攘的城池。這種從莊嚴巍峨到安逸繁華的陡然轉變,完美展示了這個世界的奇詭神韻。
  一條寬約十丈,縱貫城池南北的天街橫亙眼前,筆直延伸直到視野盡頭,看不出長短。天街兩旁遍植丹木、沙棠,際此春夏之交,景色如畫,美不勝收。
  極目望去,只見天街盡頭一座高聳入云的玄鐵高塔魏然聳立,極其雄壯。
  據鴆朧夜所說,那就是太廟了。
  “今夜你暫住太廟,具體事宜,影一會給你安排。”鴆朧夜對身邊一名黑衣女子吩咐了幾句,然后自顧離去。
  ......
  是夜,楚歌好好清洗了一下身上的風塵,又飽餐一頓。雖身處這未知的時空,但這幾日的勞頓讓他無暇忐忑,倒是睡了個好覺。
  次晨,楚歌清理干凈多日未刮的胡茬,挑了件輕便的素衣短打換上,倒是添了幾分清朗俊俏。沒想到平日里自己衣著隨意,穿上這古樸的服飾倒也十分合適。
  高塔頂層,朧夜早立于塔頂十丈見方的平臺之上。
  “這就是我族圣地氣象!”鴆朧夜俯瞰著腳下的城市,滿臉驕傲。
  身后,楚歌氣喘吁吁的也爬上了頂層,雖力有不逮,但還是鉚著一股勁兒雙手一撐奮力一躍,也來到了平臺之上。
  “我還以為所謂太廟還真是一座廟,原來是一座高塔。”
  “不過這太廟也忒難爬了,每一級階梯有兩尺有余。還越往上越高。”楚歌無奈笑道。
  楚歌雖有抱怨,但立刻被眼前瑰麗壯闊的景象所震撼。立于玄鐵塔塔頂,遼闊天地,盡收眼底。從這個角度平視前方,還可以清晰可見九嶷山上奔流的河水以及若隱若現的彩虹。
  “晨星塔萬級階梯,寓意:君為子民,甘歷萬劫。我夏族先代首領無不踐行此道,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還有..湘君大人..”
  鴆朧夜靜立在前,似乎有些傷感。但旋即想起正事,話鋒一轉,冷然道:
  “昨日,文命侯傳信說:南方祝融一族有意結盟,商討共治黃河水患之事,其已親至邊境商談。”
  “看來,短時間內,你要呆在我族了。”
  楚歌眼珠子提溜一轉,饒有興趣地問道:“我已告知伯益,湘君大人欽定的繼承人就是文命。后續傳位之事,不應該需要我這個局外人吧?莫非...”
  他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輕輕一笑,有些了然。
  楚歌手一撐,跳著坐上高塔的石欄上,張開雙手擁抱著眼前雄偉的風景,心道雖然三皇五帝在史書上都是功德卓著,但實際上恐怕不想史書所歌頌的那么偉光正。
  “呵!無聊的權利之爭。”
  鴆朧夜瞥了楚歌一眼,嘴角扯出一絲譏諷的笑意。
  她神色帶著淡淡的輕蔑與冷漠,好像對所謂的權利根本不屑一顧。
  楚歌呵呵一笑,心里自然不信這女人對權利真的那么不看重。他懶洋洋地躺下來,雙手放在腦后,沒有理會鴆朧夜。
  “你、暫且留在我族,這是伯益的命令”
  鴆朧夜低頭看了看楚歌,說了一句。隨后她轉過頭來,臉上嗜血之色一閃而過,隨手掏出腰間短劍,俯身到楚歌耳邊,短劍貼著他的臉頰,輕輕撥弄著。
  “不曾想你這凡夫俗子倒有幾分俊俏,我好想狠狠地劃上一刀哩。吶,如果不是伯益大人有令,這幾天我就有新玩具了。嘿嘿”
  朧夜清脆的笑聲像塔頂搖動的風鈴,靈巧而活潑,言語中升起的殺意又像斬斷這風鈴的匕首、叮叮當當的掉落一地甚是好聽。
  楚歌眼神閃爍,心里默默問從心:“從心,系統商店有什么東西可以滅了這個神經病?一言不合就動刀,遲早有一天要被這瘋子干掉。”
  “宿主只要有足夠的代幣,當然沒問題。從心強烈推薦標價九萬億商城代幣的維度打擊武器,一發二向箔下來可直接秒殺鴆朧夜。”
  “你他喵不能給點實質性的建議嗎?”
  “滴!鑒于宿主眼下的狀況,任何實質性的建議都無區別,因為…反正你都買不起。”
  反正你都買不起…….
  一陣清風吹過,好冷。
  楚歌放于腦后的右手快速抽出,緊緊地抓著朧夜的手,緩慢而堅定地把貼在他臉上的短劍拿開。然后坐起身來,盯著鴆朧夜說道:
  “好歹我也是湘君姐姐的弟弟,不用總想著殺我吧。”
  鴆朧夜不屑一笑,說:
  “你算什么貨色,也敢妄稱帝君之親。”她神色轉冷,陰鷙的眼神狠狠瞪著楚歌的雙眼。
  “繼位大典結束之前,就老老實實呆在太廟中,不要想耍什么花樣了。唔...這樣等大典結束的時候,我會讓你死得輕松一點。”
  楚歌無視鴆朧夜惡狠狠的眼神,壞笑道:
  “那可不行,我要拉屎怎么辦。你們這太廟設施太差,茅廁都沒有的。難道要我從這上面往下拉嗎?”說著竟作勢要脫褲子,真從這上面拉屎一樣。
  “你——”鴆朧夜幾乎要跳了起來,怒道:“你……你敢?”
  楚歌油然道:“那沒辦法,人有三急,我也忍不住。你總不可能讓我拉在褲子里面吧。”
  鴆朧夜瞪著他,眼里簡直要冒出火來。
  楚歌笑得更開心了:“拉在褲子里面也可以,不過...你現在是伯益大人給我安排的貼身侍衛,不知道貼身侍衛有多貼身呢?還是說......我拉在褲子里面你來幫我洗干凈?”
  鴆朧夜握劍的手已經青筋暴露,如果不是伯益的命令,楚歌這會至少會被她剁成八塊。
  她第一次遇見這么不要臉的人,偏偏還因為某種原因不能殺他,她簡直要氣炸了。
  她威脅道:“伯益大人只說不能殺你,可沒說不能折磨你。”
  楚歌拍手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就喜歡被折磨呢,尤其是被這么漂亮的女人折磨。”
  鴆朧夜明明恨極了眼前這小鬼,可是從他嘴里聽到說自己漂亮,心中也忍不住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覺。臉上卻神情淡淡,像是漠不關心,隨口說道:
  “我漂不漂亮,你可看不到。”
  楚歌道:“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看到也能判斷出來。雖然都是蒙面,但其他人只露出眼睛來,偏偏你的蒙面巾只遮了下半邊臉,正表現出了你的自命不凡不可一世。而你的手下穿的是更適合行動的貼身長褲,全身上下精煉簡潔,偏偏就你居然在外套個短裙,背后還整個裝逼的披風。最關鍵的是,你一個刺客型人物,不但頭上帶著各種裝飾,連耳朵上的耳圈都這么的...恩...這么的張揚。綜上所述,我不用看臉,就知道是個虛榮矯情的……”
  他話未說完,鴆朧夜眼睛已快噴出火來。
  楚歌笑著說完:“不用看臉就知道是個虛榮矯情但花容月貌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玉潔冰清艷如桃李仙姿玉貌芙蓉出水楚楚動人的絕世大美人兒。”
  ......
  鴆朧夜看著楚歌,再想做出一個兇狠的表情,發現怎么都做不出來了,而楚歌最后再給補上一發暴擊。
  “如此美人,我決定作詩一首相送,聽好了——”
  “
  青黛扶楊柳,黑紗掩桃花
  幻彩風飛羽,神光顯水仙
  夜霧凝裙褶,月朧授華衣
  問伊何所來,自顧登晨星”
  ......
  “好一張舌燦蓮花的利嘴。”鴆朧夜裝作若無其事,淡淡說道。
  但她越是若無其事,楚歌心里就越確定這女人不知被這一通連環馬屁拍得有多爽,頓時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眼神。
  這眼神讓鴆朧夜剛壓下去的火氣差點又竄上來,她狠狠盯著楚歌道:“你不怕我?”
  楚歌笑道:“我怕你你就不殺我了嗎?”
  “自然不會。”
  “那我為什么要怕你?”
  鴆朧夜無言以對。
  楚歌趁機問道:“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一定要殺我?”
  朧夜意味深長地打量了他一番,學著楚歌的語氣說道:
  “告訴你原因你就能活下來了?”
  “呃...不會”
  “那我為什么告訴你?”
  這下輪到楚歌沒話說了。
  朧夜輕哼一聲,說:
  “給你一個忠告,你可以認為這是給所有弱者的忠告:做螻蟻...就要有螻蟻的覺悟,不好奇,別多話,更別想著反抗。等事情完了,老老實實地順從我,讓我把你吃掉。這樣,還能免受折磨。也免得......死在別人手里”
  楚歌打個響指,笑道:“說得好!說得太他媽對了。你要殺我,我就乖乖讓你殺,就因為我太弱了。這簡直是世界上最無懈可擊的真理。”。
  他心里已經怒極,如果可能的話,真想立即兌換一個二向箔糊到鴆朧夜的臉上。不過雖然沒有二向箔,但是他也絕不會就此慫了,像鴆朧夜這樣的女人,你越慫,她越得寸進尺,相反你越強勢,她反而會忌憚。說白了,就一個字——賤。
  他上前一步,邪邪一笑,說道:“若我沒聽錯的話,伯益大人當時說的是:我有任何要求,你皆需無條件滿足!不知道我提出要你侍寢,你會不會滿足呢?”
  黑影一閃,朧夜右手已猛然掐住了楚歌的喉嚨,把他提了起來,冷冷道:
  “很久沒人敢這么跟我說話了。敢讓我侍寢,好,很好......我還真沒玩過男人呢!”左手突然往楚歌要害一抓,朧夜不屑一笑,說道:“小家伙,今晚我就在房間等你,你敢來嗎?”
  甩手扔下楚歌,鴆朧夜頭也不回地離去。
  楚歌痛苦地坐在地上,捂著要害,看著朧夜的背影,雙眼中的怒意再也隱藏不住。
  鴆朧夜,你的一血,大爺我拿定了!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72六狮电玩城下载 天津时时彩开奖纪录 欢乐生肖平台哪个好 收款码对接博彩 365娱乐登录网址 山东时时玩法介绍 手机棋牌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乐透型c515单式怎么查 新娱乐在线网站 三公玩法技巧 重庆肘时彩开奖号码 组选排三奖金多少 红宝石彩票中奖图片 安徽时时有没有单双 十三合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