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九歌觀山海 > 第十四章 忽悠瘸了

第十四章 忽悠瘸了


  江佳樺好像被忽悠的找不到北,信了楚歌胡謅出來的身份,順著楚歌的話隨口就是一套一字連環大馬屁,那一臉諂媚的眼神讓楚歌都疑惑起來,覺得這外表看似小孩,智力卻超乎常人的家伙,不會順著自己的話反忽悠了自己一波吧。
  摸著下巴,楚歌也沒深究,反正就算自己被反套路了,以自己現在的處境來說,也是利大于弊。
  他心念急轉,但表面卻一直與江佳樺說著話,此時只見江佳樺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葫蘆,恭敬地遞向楚歌道:
  “大哥,這是小弟機緣巧合得到的丹藥,望大哥莫要嫌棄。”
  楚歌伸手一接,心中默默呼喚從心準備兌換代幣。
  “滴,發現養氣丹,低等的輔助修煉藥品,多為凡人筑基所用,每顆價值商城代幣1。”
  楚歌心說好險,臉上瞬間換了臉色,佯怒道:“江佳樺,好小子。我把你當兄弟,你竟還要用這種低劣的丹藥來試探我?”
  江佳樺臉上充滿疑惑,無辜地看著裝丹藥的小葫蘆,半晌才恍然拍著腦袋道:“你看我這記性,原來是拿錯葫蘆哩!”
  他收起葫蘆,在身上掏了掏,又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葫蘆遞給楚歌,笑道:“大哥莫怪,這才是準備孝敬大哥的極品聚靈丹。”
  楚歌這才頷首接過,又經過從心的一番掃描后,滿意道:“嗯…不錯。此丹由星辰藍,寒冰箭草,腐骨靈花,青龍參,蝕心菇混合煉制而成,補藥與毒藥藥性互抵,君臣相佐,由頂級煉丹師文火煉制七七四十九日方可成丹,藥效凝而不散,筑基修為前服用,都可增加不少修為,且無副作用,真可謂佳品。可惜開爐時丹師心神不知為何突然出現細微的波動,致使這一整爐丹藥倉促凝丹,沒有形成云紋,可惜啊可惜。”
  江佳樺這才真信了楚歌的身份,佩服道:“大哥真是好眼力!實不相瞞,此丹正是小弟在丹師開爐時順手搶奪而來,故而有些瑕疵。大哥蓋都沒打開,只是伸手一摸就能反推算出煉丹時的過程,真乃神人也。俺現在是真的相信大哥乃名師高徒啦。”
  楚歌玩味道:“如此說來,兄弟之前一直都沒信我的話咯?”
  江佳樺倒是一點不尷尬,正色道:“大哥莫怪,行走大荒,防人之心不可無。好叫大哥得知,江佳樺其實也是用的化名。不過我真名有些敏感,故而不敢相告。對了,還沒請教大哥高姓大名?”
  楚歌也不隱瞞,大方道:“高姓不敢說,我叫楚歌。楚國的楚,九歌的歌。”
  江佳樺笑道:“大哥果然是信人,實不相瞞,在下早已知道大哥的名字啦。”
  楚歌收起他送的葫蘆,說道:“這一葫蘆丹藥就當是房費,你暫且躲在我房間,等風聲過了,立馬滾蛋。”
  江佳樺大喜,抱拳道:“多謝大哥。”
  于是江佳樺就躲在了楚歌這里,楚歌也樂得有人陪自己聊天海侃。這小孩敢來夏族圣地偷竊,也著實有些本事,尤其一手隱匿形跡的秘法極為了得,只要有人來楚歌房間這邊,還在老遠的時候江佳樺就能感應到,立馬就化作一灘血水藏匿與床下,倒也不怕被人發現。
  這一日,兩人正和往常一樣“交流心得”,江佳樺忽然感應到什么,臉色劇變,驚道:“那臭婆娘來了!”
  然后迅速化作血水,鉆進床底。
  “碰——”也不敲門,鴆朧夜直接闖了進來。
  “大美人,這門雖然不是我的,可打壞了晚上我可是會冷的哦。”楚歌嘻嘻一笑,率先調笑說道:“我這人最怕冷了,到時候說不定要鉆到你被窩取暖喲——”
  這話聽在床底下江佳樺的耳中,簡直對楚歌驚為天人。他此時如果是人形狀態,絕對要給楚歌豎個大拇指。
  鴆朧夜走上前來,冷冷瞧著他,忽然一抓揪住他的頭發。
  “我也很怕冷,不過我冷了就喜歡喝人血。”
  湊下來舔了舔楚歌的脖子,她不屑一笑,松開楚歌道:“怎么,只是嘴上厲害嗎?這幾天我可是每晚都在等你啊,怎么不敢來?”
  本是威脅譏笑的話語聽在江佳樺耳中卻成了打情罵俏,確認了楚歌之前所說的鴆朧夜準備獻身的事,這下他是真真正正百分百確定楚歌身份大有來頭,也相信了楚歌所說的鬼話。心中對鴆朧夜這種表面冷冰冰不可一世,背地里無恥獻身的舉動鄙視不已。
  楚歌完全不把鴆朧夜的嘲諷當回事,大笑道:“你身上血腥之氣太重了,我不愿與你親近。等你什么時候沒那么重的殺氣再說。”
  不等她說話,繼續道:“你這個貼身侍衛可真不靠譜,這么多天都沒見著你,你就不怕我被人宰了讓你沒法跟伯益交代?”
  鴆朧夜傲然道:“還沒有人敢在我夏族圣地放肆。”
  楚歌給鴆朧夜倒了一盞酒,遙舉青銅盞,笑道:“自然沒人敢來圣地放肆,除了某個小偷之外。”
  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鴆朧夜守株待兔了好幾天,什么都沒等到,本就惱怒,再被楚歌一點,眼里都快冒火了。
  “噼啪”
  鴆朧夜忽然出手一掃,把桌上的杯盞和酒樽打翻在地,顯然已經怒極,拿酒具出氣。
  楚歌笑意不減,說道:“這酒樽酒爵又沒有得罪你,何苦跟它們過不去……說實話,看著你怒不可遏的樣子,我真的開心極了。”
  他仰起脖子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我現在真的有些喜歡上這里了,有吃有喝有貼身萌侍衛養眼,這么開心的日子,到哪找去。”
  鴆朧夜瞪眼瞧了他半晌,咬牙道:“你現在越開心,死的時候就越痛苦。”
  楚歌淡然一笑,仿佛一點也不擔心等到繼位大典結束自己的命運,正色道:“如果真到了要死那一天,我一定要死在你手上。最好是死在你床上,唔…不如在我最爽的時候殺死我如何?正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哈!”
  鴆朧夜冷笑道:“牙尖嘴利。”
  懶得搭理楚歌,她厲聲問道:“閑話少說,我且問你,當日國庫遭竊,是你第一個看到那小賊的?”
  “不錯,是我。”
  “可曾看清那人長相?”
  楚歌打個響指,答道:“真是不巧的很,當時他蒙著面,又突然進入我房間,我驚慌之下,腦子里嗡的一聲,什么都沒看清楚。別說長相了,這人身高體重,穿什么衣服之類的我統統都忘了。不過……”
  楚歌邪邪一笑,饒有興趣地看著鴆朧夜說:“如果你能摘下面紗,讓我看一眼。說不定我會被某人的絕代風華再震驚一次,又想起什么來也說不定。”
热门棋牌游戏排行榜
奥克兰大家乐娱乐有限公司 安徽时时 旧版捕鱼达人2经典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香港综合资料第一粉 北京pk10官方开奖视频直播 江西时时彩 6码复式二中二是多少组 三公扑克 北京pk拾两期计划人工 玩足彩月入上万的人多吗 欢乐生肖最新开奖 快3大小单双技巧总结 输有限赢无限的投注法 时时彩二星三星在线缩水软件 彩票店承包合同